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海盗团x金】一直如此

情人节快乐x.

这里是继续复健的奈安x.

我就是!!喜欢爽文嘛(。

ooc也不可以阻止我!!

标题依然来自正在听的歌词。

海盗团金同居设定

应该是甜饼

超短篇 一发完

欧欧吸有 

戳进来的都是天使qwq



离开烧烤店的时候金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很晚了。

天空的颜色介乎雷狮和卡米尔的眼睛颜色之间,夹杂着一些星星闪啊闪的。

“好像……有点晚了?”嘟囔了一句,金又下意识地抱了抱手臂。而且好像还有点冷。

“小鬼你冷吗?”背后一个暖烘烘的身子贴了上来,长臂一伸把他包住。对方有点硬的金发蹭得金脸颊刺痒,他忍不住挠了挠脸:“快点回去就行了,让我自己走啦佩利。”

身后另外三个人已经结好账走了出来。金回头等他们。雷狮看见金啧了一声,顺手从店外的桌子上抽了张纸巾,对着金脸颊边没干净的油渍就是一顿猛擦。卡米尔把手里的热饮塞到他手里,空下来的手给他围好了围巾。帕洛斯伸手把他从佩利暖烘烘的怀抱里捞出来,带到了四人中间。

“嘿嘿。”金扯了扯遮住嘴角的围巾,对他们露出一个笑来,鼻尖有点发红,白气慢慢在冷空气里晕开。用雷狮平时的口气来说,这个表情要多傻气有多傻气。

这会儿雷狮也懒得调戏他,抬手揉了揉他脑袋就继续向前走。

前面的路是一座桥,沿着白灰夹杂的栏杆走,听得见桥底下潺潺的水声。奇怪,金探头向桥底看去,明明这里的水也不深,声响却像海浪一样。

金于是又想起以前雷狮总说自己前世说不定是个海盗什么的,说不定还有艘霸气无比的船。要不是这个奇怪的执念,他们这个不良团也不会叫雷狮海盗团。

这是什么时候的话题了?金蹙起眉思索了一会儿。

那会儿在一家不知名的酒吧里,明明全是未成年人,他们几个面前摆了一堆酒,只有他和卡米尔老老实实喝果汁。听到雷狮的话,他叼着吸管含糊不清地接了句嘴。

“嗯对,说不定你的船叫雷狮号呢。”

“……小鬼,我真是为被你取过名字的东西感到悲哀。”

已经很晚的桥上挺空旷,河风刮来席卷着他们几个身上的烧烤味和温度离开。顺着河流方向视野开阔,可以看得到今晚特别圆的月亮,佩利心血来潮地学了几句狼嚎。

惟妙惟俏,那嚎声传的特别远,不愧是佩利。金把围巾下拉了些,兴冲冲地也跟着学,桥上好像一大一小两只狼在唱歌,只不过不是天籁而是狼哭鬼嚎。

另外三个人的耳朵有点不堪重负,还没等他们让两个人闭嘴,一阵河风刮过来,大张着嘴的两只狼猝不及防被灌了一嗓子冷风,趴在栏杆上咳嗽干呕起来。

雷狮三人立刻围到金旁边拍背顺气嘘寒问暖,被冷落在一边的佩利充分感受到了世态炎凉。

金顺完气把手里的热饮递给了佩利,说是喝了嗓子不会冷的难受。佩利顶着另外三人不友善的目光接过来毫无心理负担地喝了。

世态炎凉只有小鬼暖我心。

磨磨蹭蹭到下了桥也差不多冷够了,金老老实实用围巾裹住大半张脸保存热量,顺便把另外几个拉得更近了些。

卡米尔沉默地和他并排走着,伸手用自己的围巾较长那端又给金围了一圈。帕洛斯走在另一侧,装作不经意地抛着带有金黄色箭头挂饰的一串钥匙。

哗啦啦的声音吸引了金的注意,他一侧头吓了一跳:“帕洛斯,你什么时候拿到我的钥匙的?”

“刚刚在桥上帮你拍背的时候。”海盗团的骗术担当勾起嘴角,“金你这么没有警惕心可不行啊。”

“你这也太犯规了吧!”金从半空中抢回自己的钥匙,不解气地朝他做了一个鬼脸:“跟你们待在一起那么开心我没事警惕什么啊!”

“噗嗤。”帕洛斯拍拍他的肩膀。你这样才更犯规,傻小子。




回到家里金抬头看了眼钟,凌晨两点。忙不迭赶着几个家伙去睡觉。

雷狮带头耍流氓,几个人横七竖八歪在沙发上不肯动。


“我要抱着小鬼才能睡着。”

“我怕黑,金晚上跟我睡吧。”帕洛斯睁眼说瞎话。

佩利很有行动力地把人拽过来抱住,还像个大狗一样蹭了蹭。

“……”看着另外几个人,卡米尔最简单直接:“金,晚安吻。”

“嗯?好啊。”金从佩利怀抱里挣出来,凑上去亲了亲卡米尔的脸颊。

起身的时候,卡米尔抬手按住了他,在嘴角轻吻一下。“回礼。”

金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晚安。”

“……晚安。”卡米尔拉高了围巾,转身回房间,耳尖发红。

沙发上三个人心里不平衡,变本加厉地耍流氓。


“小鬼我也要舌吻!”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舌吻了啊!”和这几个人待在一起久了真的会变成厚脸皮。金啪嗒关上了灯:“我要睡了,你们乐意就在沙发上瘫到明天哦。”

“……不是吧?”见金真的抬步要走,雷狮不可置信:“小鬼你今天这么无情?”


金在三个人的目光中走进厨房又回到客厅,摆了三杯热水到桌上:“你们几个晚上喝了酒,喝点热水再睡觉。”

真是直男式的关心,傻小鬼。三人心里吐槽,表面照办。

关了灯的屋子并没有一团漆黑,窗外又圆又大的月亮送进来一些柔和的光线。金打了个哈欠,雷狮把空杯子一放,拎起他回房睡觉。

借着玉白色的月光金和帕洛斯佩利道了晚安,揉着眼睛任由雷狮带他回房间。门一关他才发现哪里不对劲。

“雷狮,这不是你的房间吗?”

“对啊。”男人开始脱外套。

“我要回我房间睡。”

“可以。”雷狮朝他笑了笑,“我跟你一起去。”

“……那还是不用了。”金撇嘴,爬上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晚安。”

“等一下。”男人走过来,附身轻轻捏住他的下巴:“你得哄我睡才行。”


“……”金疑惑还没出口,就被堵住了嘴。

他们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期间雷狮抬手关了灯。分开之后他舔了舔唇,猫科动物一样鲜少真诚但好看异常的笑容。

“谢谢款待,小鬼。”


“晚安好梦。”






—END—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