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all金】死亡三十题(伪)

不是刀,不是刀,不是刀。要事三言。

基本算是练笔吧,每一题都是不同cp,而且超多私设!

ooc当然也属于我

馊掉咸鱼的文笔还请不要嫌弃

↓  01-05










01.窒息(雷金)


金感觉自家男朋友智熄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他还是每天都刷新自己对智商熄灭的认知。


雷狮今天喝醉了。


雷狮醉醺醺地把金带进了他的房间,安顿他坐好之后转身出去倒杯水。


然后金一回头就看到了床上那个和他一毛一样的等身抱枕。


……卧槽。


金见鬼一样从床上弹起来,退离床边三米远。


这厢喝醉的雷狮倒了杯水进来了,金惊恐地看着他把水杯递给了床上的抱枕。


“喝水……嗝,小鬼。”


抱枕没有反应。


抱枕当然没有反应。


雷狮开始感觉不对劲了。


“咦,小鬼你……嗝,怎么不说话?”


抱枕还是没有回答他。


“……”金待在角落里并不是很想出声。


雷狮皱起眉头,把水杯放到了床头柜上。此刻他还是平日那个万人迷的样子。


……直到他把手指放到了抱枕的脸边,试图探鼻息。


金“……”


#我想知道把大赛第四暴打一顿然后和平分手的正确打开方式#
#或许他智商还有救?#


雷狮的表情一下就变了,他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


他震惊地看着床上的抱枕。


“小、小鬼……你怎么了……”


尾音带颤,眼神中除了绝望就是不可置信,因为酒精微微发红的脸瞬间苍白了起来。


“不……小鬼怎么会死了……”


#撤回前言,他没救了#


金叹了他和雷狮交往以来最长的一口气。走上前去拍了拍对方的背:“雷狮,我在这里。”


雷狮转过头来看了他几秒钟,用力地把他圈入怀中。


分手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少年感受着几乎勒死他的力度的拥抱,像哄小孩一样拍着恋人的背,想道。就算智商没救,自己还不是栽了。


“小鬼啊……”


头顶上突然传来有点沙哑的声音。


“嗯?”


“既然这里有两个你,那以后晚上我们不如就……噗唔!”


还是分手好了。金一边用力把人按进被窝里一边认真想着。


他必须杜绝出现类似#震惊!大赛第四酒后乱性竟被恋人捂被子窒息而死#的新闻标题。








02.校园枪击事件(瑞金)


“听说最近有人带枪来学校闹事啊。”金咬了一口面包,含糊不清地说着,“真不知道来我们魔法学院带枪闹事的人是怎么想的。”


初晨的阳光照在他脸上混匀了肌肤的奶白和光的鹅黄,淡金色的眼睫毛有点泛光,蓝眸像是折射阳光的浅滩海水一样清澈,总而言之就是嫩得不行的样子。


本人也确实符合颜色就是了。格瑞逆着光的方向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那与我们无关,学生会会处理的。金,你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你的魔咒课成绩上比较好。”


“格瑞你还是这么冷淡啊,感觉你对什么事都不上心。魔咒课我会好好加油的啦。”眼见教学楼快到了,少年加速咀嚼而后几口把大半个面包吃完,在身边的发小兼恋人皱起眉要训话之前嘿嘿一笑道了别:“那我先走啦格瑞!魔咒课下课了我去找你!”


格瑞伸手准确地抓住少年的后领阻止了他的疯跑,像拎猫一样把他拎到自己跟前,然后在对方疑惑的眼神里用指尖轻轻擦去了嘴角的面包屑,淡淡道:“去吧。”


“嗯!”少年活力满满地应了一声,凑上前就是一个吧唧。在自家发小的手环上自己的腰之前,他轻巧地退开了一步,抬起右手蜷起末三根手指比手枪状,食指尖堪堪抵在对方胸口。


他左手扯开嘴角俏皮地吐了吐舌:“帮我复习一下防御系法咒如何?”


而他面前银发的冰系高冷校草只是柔和了眼神,露出似有似无的微笑,声音依旧清冷地拒绝。


“开枪吧。I don't want to put icy defence against you.”


撞进那双骤然从紫水晶柔成紫罗兰的眼睛里,少年没防备地从脸烧红到了耳尖。


太犯规了吧!


而格瑞只是轻轻搂住面前的少年。


这才是学生会也无法阻止的,校园枪击心脏事件啊。
















03.过敏(雷金)


酒精过敏的症状是皮肤发痒、长红斑、头晕、呕吐,伴有发烧。严重者喉咙水肿,呼吸困难甚至休克。


金一边默背着之前在卡米尔的书上看到的这句话,一边接过了面前的人递过来的酒杯。


没办法。他偏头看了眼身旁的雷狮,他已经喝的很多了,平日酒量很好的他此刻也有些眼神迷离。



喝完这杯就可以走了。金掂量地看着玻璃杯里的金橙色液体。只是比啤酒浓一点点……这么一杯应该没关系吧。



他闭眼仰头一饮而尽,趁劲把杯子扔在桌上,简单向一桌人道别后架起身边的雷狮就走。



……酒劲比预料的大。金几乎是在转身的瞬间就开始觉得头晕,肩膀上雷狮的胳膊也毫无疑问地重了许多。


他踉踉跄跄地扶着雷狮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言不发地带他坐上去之后就瘫在了后座上。


头很晕,身上也在发热。旁边的雷狮好像发觉了他的不对劲,伸出一只手想摸摸他的脸。金想要把他的手按回去,却没控制住力道,把他的手拍了回去。


“……”


金想开口道歉,可嗓子疼得不行。太阳穴涨得几乎无法思考,他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



雷狮偏头看着他酒精作用下通红的脸,也什么都没说就靠回了后座。沉默在出租车里蔓延开来。


好不容易回到家,一进门金就进了厕所,雷狮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安静地喝了一口。


反观金一关上门就几乎是扑在了马桶上。胃抽搐一样翻腾着,恶心感瞬间涌到了喉咙口。他拼命压低声音生怕外面的雷狮发现,张口就吐得天昏地暗。


等到擦擦嘴角,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时候已经脚软,金扶着洗手台,看到镜子里自己红得惊人的脸色自嘲一笑。强忍着不适,他打开门走出去,若无其事对在沙发上的雷狮说:“今天我睡沙发吧。”


沙发上那人紫晶色的眼睛盯了他的脸半晌,金心下略虚,勉强朝他扬起一个笑来。



那视线触及他的笑容后立刻收回,雷狮似有若无地点了点头,起身经过他去了浴室。


糟了。金站在原地眼神漫无目的地盯在桌上袅袅冒着白气的茶杯上。雷狮是不是生气了?



之后一直到睡前他们都没有对话。在客厅关了灯以后,雷狮进房间之前,金还是鼓起勇气,轻轻说了声晚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金有点沙哑的声音,雷狮停在房门前,终于说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晚安。”



背对着客厅的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些微烟缭的气息,片刻后他又问了一句:“小鬼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什么?”金以为自己没听清,惊讶地提高了音量:“我没有生你的气啊?”



以往清快的少年音此刻带上了难听的沙哑,雷狮皱起眉不再接话,转过身来走近金,不由分说地把手放在他额头上,然后眉头拧得更紧了:“怎么发烧了?”



“好像是……酒精过敏?”金不太确定。


雷狮不由分说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一手绕过他的膝盖窝,把人抱进了房间。


金挣扎了一下:“雷狮你干嘛?一起睡会传染的!”


“少废话。”雷狮低头咬了一口他的唇:“如果不是以为你生气,我怎么会同意分开睡?”


“都说了会传染啊你快放我下来……唔!”


霸道的舌在他嘴里攻略城池,扫过上颚和唇齿间每一寸地方,仿佛品不够一般来回摩挲,过了好久才放过他。


青年俯视着下方因为好不容易得来的空气正喘息的人,带起一抹有些痞气的笑:“现在也算传染了,可以睡了吗?”










04.多余的人(双金)



……又是这样。


白发赤瞳的少年看着蜷缩在意识之海沙滩上的金发少年,心里有些烦躁。


他夺取了身体掌控权,想看看让那少年精神失控的是什么场面。不出意外地又是那个所谓的发小战损的样子。


又是这样。


无论是平日里愉快的相处也好,并肩作战的坚定热血也好,亦或是现在这样对受伤者的担心也好。


黑金面无表情地让黑色箭头穿透魔兽的身体。


全都与我无关。


一瞬间粗了一倍的黑色箭头撕裂了魔兽领主的身体。可黑金心里的烦扰并没有因此减少。


视线转移到那个从他出现开始就一直警惕地看着他的格瑞脸上,黑金控制不住挑起一个冰冷的挑衅笑容。


你死心吧,他是我的。


哪怕……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任由外面的身体失去意识倒地,黑金退回了意识之海。金发的少年还蜷缩在沙滩上没有醒过来。


他慢慢地、放轻脚步走近他,小心地伸出了手,像是怕破坏了什么珍宝。可指尖又在快要碰到对方的脸时戛然而止,最终也只是隔空描绘着少年的眉眼。


白发少年垂下眼帘。应该不能直接触碰吧。说不定会烫伤呢。


手腕突然被攥紧,黑金一惊,身下的少年已睁开了眼睛。


那双从未直视过他的湛蓝眸子望进他的赤瞳,明明只是折射阳光的海水颜色,却让他觉得灼热到不行。


金……?


他心里的惊疑和喜悦交杂着,意识之海的潮涨潮落更加频繁,大浪打到他们身上又穿透他们的身体离开,最后只平添一点周遭空间的凉意。


我在这里。对方听到他的心声,并给予了回应。


一个灿烂的笑容。一直以来,谢谢你在我身边。


之前他不敢奢求触碰的人此刻拥住了他。而他也用相同的力道拥抱了回去。




意识之海潮涨潮落。













05.失控的示爱(卡金)


卡米尔一走进甜点制作室,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金?他有些疑惑对方会来这里的原因。毕竟有什么想吃的他一般会选择买成品,哪怕是月光慕斯他们队伍的星月魔女和他的发小也还是供得起的。


虽然也有点好奇对方做的甜点是什么样子,卡米尔还是走向了自己一贯呆的、离金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虽然此时制作室内的人不少,但得益于大赛提供场地的宽大,卡米尔还是得以不受阻挡看清金的举动。


牛奶、可可粉、巧克力浆……


这是要做巧克力?


想起即将到来的某个粉色节日,卡米尔的心沉了下去。是谁这么好运?


他面无表情地继续观察,金的动作十分熟练,应该是为今天的制作下足了功夫预习。


啧。


卡米尔看着他搅拌好巧克力浆,取过一旁的抹茶粉倒了小半瓶进去,收回了视线。


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要做的。哪怕心意无法传达出去也一样。卡米尔压低了帽檐,取过桌子上的可可粉。


不过,金的抹茶粉是不是加的有点多?多到连自己这个喜欢抹茶蛋糕的人都觉得量太多的程度。卡米尔思考着,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慢下来,倒了2ml的草莓酱戛然而止。卡米尔看着瓶子上晶莹的粉色,想想金说喜欢草莓蛋糕时的表情,面无表情地又倒了一点。


应该不会太多吧……?







那个让不少人翘首以盼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卡米尔循着定位找到了金,发现他正处于落单状态。


心下一喜,他正要走上前去,就看到了对方手里包装得精致的什么东西。


卡米尔压了压帽檐,默不作声地走到角落处。


他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好运,可以在这天得到金手制的巧克力。


想不到,金像是对他的视线所有所感一样,忽然转过头来,一眼就发现了他。少年眼睛一亮,朝他跑来。


“卡米尔,原来你在这里啊。”


“嗯。”他维持一贯的风格淡淡地应了一声,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出来:“……这是我做的巧克力。”


“谢谢卡米尔!”对方高兴地接过来。“对了,这是回礼!”


卡米尔微微睁大眼,他看到之前那个他一直虎视眈眈的包装精巧的巧克力被金发少年拿到了他面前。


“这是……给我的?”


“嗯!姐姐说过情人节这天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我想给大家都送,但是又想给卡米尔一份特别一点的,就亲手做了哦!”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面前的少年不知为何开始有点扭扭捏捏,些微绯红浮上脸颊。


卡米尔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可是他又分明看着少年的口型,是他的名字,还有他一直想对少年说的那几个字。


“卡米尔……?”


终于回神的少年下拉了自己的红围巾,遵从内心凑近面前的人,亲吻了上去。






不久之后耳尖发红的两个少年坐在一起拆开了对方送的巧克力包装。


“唔……卡米尔,感觉草莓味好像有点太浓了……?”


“抹茶味也是。”卡米尔转过头看着金,嘴角勾起一个轻轻的弧度,而后覆上对方的唇,舌头灵巧地钻进去。


“中和一下就好了。”








—TBC—


瞎几把补充一下私设什么的:

02.冰系防御法术应该是筑起冰墙(build an icy defence)x.所以格瑞那句话就是不想对你冷淡的意思w也回答了之前金的问题这样(对手指)感觉没写清楚……

03.酒精过敏的是参考认识的人的症状,也有借助百度,可以肯定的是一两杯啤酒不至于引起严重的症状……当然也看体质就是了。希望大家关爱自己的身体x.

04.稍微有点想写雷狮大猫的感觉……不过太渣了写不出来【耸肩】

05.巧克力制作的材料和量流程还有都是瞎掰的,如有严重错误请指出。

好像没了……?希望我不要再馊了……叹气。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