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艾路】All we know


脚一滑摔回旧坑

抄单词抄得懵逼

老梗了 来自空间:

【当你怀着爱意拥抱一个人 他却没有抱着和你一样的爱意时 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可以抱你吗?”
“可以啊。来吧。”】

my标题给忘了  补上    依旧来自歌词














【Can I…?】






“路飞?”



这是个很静谧的晚上,两个吃的肚子圆鼓鼓的人撑着身子坐在树下,面前的篝火里劈啪作响。吃饱了的路飞脑袋向后一磕打了个嗝,脑后的帽檐被压在树干上弯成滑稽的形状。



艾斯伸手用树枝拨开火堆旁过厚的灰烬,而后把手里那一根也扔进火里。他揪了棵草叼住,难得没什么情绪地喊了一声自己的弟弟。这名字喊得毫无意义,连他的语气里都不自觉带了些疑惑。



“艾斯。”路飞没有应他,倒是也叫了他一声。这一来一往莫名其妙,艾斯磨了一下后槽牙,草根的涩味到了舌根有点甜。他清了清痒痒的嗓子:“嗯?”



路飞墨色的眼睛透过了篝火,盯着树丛缝隙里的天空。“大海是什么样的啊?”


“哈……我怎么知道。反正肯定很宽广就是了。”艾斯顿了一下,“也很危险。”



路飞接过话头:“而且有很多有意思的家伙。”



“嘛……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个问题兄弟俩讨论过千百次也许更多,现下无非是每日例行任务一般。尽管艾斯知道,今天晚上是有些不一样的。




月亮渐渐升到可以在树冠上方的空中看见白盘的程度了,今天为了丰盛的晚餐两兄弟费了不少劲,路飞已经有些疲态地打了个哈欠,目光下意识转向他们背后不远处的上方,树屋所在的位置。



“困了就去睡。”



路飞于是起身离开,艾斯灭了火,也朝树屋走去。



三兄弟树屋的选址不错,通风透光,虽然这有时候会干扰睡眠,但所幸三人都不是浅眠的类型。托月光的福,艾斯每晚被某人糟糕睡姿弄醒重新给两人盖被子的时候都可以清晰看到路飞卷起的衣摆下露出的肚皮。


相比小屁孩时期肉嘟嘟的样子,逐渐长开的少年身形有着精瘦的腰部,腹肌也渐现雏形。艾斯走进树屋的时候恰好看到伸懒腰的人衣摆下小半截腰身,而对方也正乘着月光仔细端详着他的脸。


“路飞。”他叫了一声,同时张开了双臂。


月光下面的两个人都把对方看得很清晰。还在打哈欠的路飞眨了眨带点水珠的眼睛,然后自然地迈步走了过去。



这是认识以来第一个拥抱。艾斯确定着这一点,他近距离看着路飞,对方小麦色的皮肤在月光下居然有些像地板一样白而发光的色泽。同时路飞也在看着他,慢慢地眯起了眼睛,像是在丛林里观察情况的金钱豹一样。



最后他们分开,各自退开一步。


“晚安。”他们两个说。










【Of course.】







第二天,戈尔波山脚格外热闹。山贼们难得聚齐在此,欢送一艘即将离开的小船。



达旦瞪着小船上俊朗的少年,恶声恶气道,“你这家伙!走了正好,老娘总算少了件麻烦!”



艾斯却难得地对她有些真诚地笑起来:“这段日子多谢照顾啦,达旦。”



女人眼神凶恶依旧,眼圈却红了。



“臭小子,好好照顾自己。”



笑着应付了这些叮嘱,艾斯把视线转向站在岸边有一阵子却难得安静的另一个少年身上。



“路飞。”




“嗯?”被点名的人表情并没有多伤感,倒是一直上扬着嘴角看着他。



艾斯咧嘴一笑,朝岸上的人张开双臂。



像前一天晚上一样,路飞先是眨了一下眼,然后也咧开了嘴角,一个助跑起跳就扑向这里。


艾斯帮怀里的人按稳了帽子,兄弟两个开始例行的对话。


“艾斯,大海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不过,我快要知道了。”




“一定很大。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家伙。”草帽遮住脸的人发出嘻嘻笑的声音。“我也很快会知道的。”









“到那个时候,我要去的海上,已经有艾斯了。”





-End-

妈耶明天两节正课 溜了溜了

晚安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