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蟒太/奈安 称呼随意。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头像被常欢太太承包x.
@四宝

【all金】死亡三十题(伪)

不是刀 不是刀 不是刀

晚好这里奈安

接上的06-10题

私设有,ooc一堆

可以的话请↓










06.明明已经把毒药换掉了啊(瑞金)



金把手搭在门把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慢慢地推开了门。



他实在有点不想面对门后那个房间。



映入眼帘的是凌乱不堪的客厅,原本放在桌上的东西散了一地,沙发旁的地上有破碎的玻璃杯,乳白色液体还在锲而不舍地流出。



金觉得太阳穴胀痛,他扶着墙坐到了地上。仰望着天花板的蓝眼睛有点失焦,声音里难得地带了点哭腔。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房子里静悄悄空荡荡,只有他落寞地坐在地上。





……





突然身后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金瞳孔一缩飞速锁好了门。




来人还是锲而不舍地咚咚敲着门,甚至大有强行推开的趋势。



“Hey,我知道你在里面,my friend☆快开门吧☆!”



金欲哭无泪地用力抵住门,听着来人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啊格瑞……”




“我不是已经把凯莉放的假奶换掉了吗?!”







07.狩猎游戏(凯金)



“一年一度的狩猎游戏终于开始了呀。”凯莉交叠双腿坐在课桌上,居高临下看着自己后座正在打PSP的人。



“啊?”少年按键按得咔嗒响:“你在说什么呀凯莉?什么狩猎游戏?”



“那当然是——情人节啊。”凯莉撑着桌子,玉指轻叩桌面:“一年一度的那些可怜小羔羊给我凯莉小姐献贡的机会……算了,看你这傻样也不会明白。”她嫌弃的目光放在金手中的PSP上停留了一会儿:“十来个女朋友对你的吸引力都没有超级玛丽大。”



“谁说的!”金抗议:“还有路易呢!”



“……”



暗恋一个傻X真是特别掉头发的事。凯莉绕了绕耳旁的秀发,微微朝前俯身。



“喂,傻小子,抬抬头。”



“啊?”金匆忙按了一下暂停键,然后抬起头——



他呆住了。



“凯,凯莉……”



少女弯身亲吻了他的脸颊。从前方传来一阵好闻的甜香……就像最好吃的月光慕斯一样。



一手反在身后摸出了桌膛里的什么东西,在对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将它放在桌上。



那双深蓝的眼睛闪烁着调皮的光,凯莉语气轻快:“狩猎节快乐,傻小子。”




背在身后的手指却有点紧张地绞起来。




少年还没从她亲昵的举动中回过神来,脸也不自觉地红了,他慌忙而又小心地拿起桌上那个小礼物,结结巴巴地嘀咕:“谢、谢谢凯莉……这,这个……应该不是什么新的恶作剧吧……干嘛打我啊凯莉!”




“金头金脑。”少女抱臂,冷哼一声。“是啊,那里面装的是本小姐精心制作的夹心巧克力,打开看看,吃到什么味道就看你运气了。”




“你都承认了是恶作剧我哪敢开啊……”小声逼逼的金在凯莉的眼神压迫下还是拆开了礼盒。




黑亮的巧克力看起来和普通的巧克力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形状和花纹像礼盒包装一样漂亮认真,金打量了好一会儿,视死如归地塞进嘴里。




“……哎?”




巧克力的柔顺口感在嘴里化开,他抬头看向面前的少女,有点含糊:“草莓味?”




“你运气还不错嘛。不过也是,收得到本小姐亲制的巧克力,今年也算是大获全胜了。”少女状似漫不经心,抚着衣袖随口夸奖。




“我对什么‘狩猎节’不太清楚啦。”少年挠了挠头笑道:“不过还是谢谢凯莉的礼物。虽然你说是恶作剧用的,不过应该准备了很久吧?”



“……知道就好。”凯莉捻了捻垂下来的长发,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愉悦的笑容。




“感谢的话,还是等你吃到芥末味再说吧。”







08.心血来潮换了某物(鞋子/衣服/伴侣)出门(安金)




同人界万能的大赛系统又出bug了。



一觉醒来元气满满地准备和自家骑士出门刷怪的金顺手召唤了元力,然后两个人看着金手里的双剑原地懵逼。



【系统提示:大赛系统出了小故障(ˊ˘ˋ*)可能会出现部分参赛者元力技能互换的情况!如有不便十分抱歉<(。_。)>故障正在努力修复中!】



金拿着双剑笨拙地胡乱挥了挥,抬头和安迷修对视一眼。



……好吧。



安迷修到底不愧是大赛第五,不多时就初步掌握了矢量箭头的使用方法。小小的金色箭头浮现在掌心,他凝视片刻后收进口袋里。学着金平时的样子召唤出双箭头滑板后浮在半空中,他俯视着还在对凝晶流焱不知所措的人,耐心等待着。



“王子殿下,需要帮忙吗?”



“没关系的安迷修,我马上就好。”




元力技能互换这件事没有打乱两人本来的计划,此刻他们正在去魔兽平原的路上。安迷修稳稳立在矢量疾走上,略带担忧的眼神落在下方正在流焱上摇摇摆摆的人身上。




少年瞥见了对方一直注意这里的视线,安慰道:“我没事的安迷修,不用担心我。”



话虽如此,他依旧在剑刃上摇摇晃晃地保持平衡,并且一直维持着快要摔下去的架势。



眼看在还没到目的地之前他就要落地,安迷修犹豫了一下还是绕到身后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到自己踩着的矢量疾走上。




这一连串动作下来他的耳尖先红了,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温和平静的微笑。“请抓紧我。”他说着,然后一双手毫不犹豫地环在了他腰上。



“谢谢啦,安迷修真的很可靠呢!”落地之后金第一句就是夸赞,附带着有点羡慕的发亮双眼,看得安迷修面前收回元力的光粒都迟滞了一下。



“承蒙王子殿下夸奖,”青年柔和的眉眼弯了弯:“在下还会继续努力的。”









顺利到达目的地的两人在刷积分之前试着熟悉了一下各自的技能。




小心朝手心注入元力,双剑在手里成型,周遭的空气一半冰冷一半炽热,手本身却没有感受到半分极端的温度。



“哇……真厉害啊。”少年有点惊奇地打量手里的双剑。“不愧是安迷修的武器。”



他学着平时看到安迷修战斗的样子挥舞了一下凝晶,不远处受到剑气波及的草地立刻结霜。这结果似乎并不让他满意,少年蹙起眉头,他记得从前安迷修只要轻飘飘地这么一削,寒冰立刻就覆盖了一片地面。



“我好像……发挥不出它们的威力?”他怀疑地看了眼自己的手心。



“并没有这回事。”安迷修上前一步,微微笑着:“王子殿下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现在也无非是还没摸索到窍门而已。”



正如你原本的元力技能一样。祖母绿的眼中倒映着少年认真尝试使用双剑的身影。看似普通但又拥有无限的可能,光就是这样一种东西。



“不介意的话,请让在下来教教看。”他从背后抓住对方的双手,若即若离地抱着,小心地舞了个剑花。



少年身上有青草香气,瘦小的轮廓恰好嵌在并不紧密的怀抱里,骑士又有点红了耳尖。



专注学习的金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异样,倒是被身后人衬衫口袋里有点硌人的小物件吸引了注意力。


“安迷修的口袋里装了什么吗?”



“嗯。”头顶传来骑士温柔而坚定的声音:“一个珍贵的纪念品。”








09.擦肩而过(罗金)



“听说前世千百次的擦肩而过才可以换回今世的一次回眸诶。”少年缩在沙发上抓着杂志念出上面的句子。


客厅里并没有人,厨房里发出碗筷碰撞的声音,然后有人走了出来。



“所以呢?这种句子是从哪里看来的?”



“唔——我看看?”少年的蓝眸扫视了一下手中摊开杂志的两面,最后停留在左上角,“……网络言情?”



“果然。”男人坐到他身边,恨铁不成钢似的叹了口气,敲了敲少年的脑袋,“你总是爱看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反而一到做作业的时候就犯困。”



“我也是偶然翻到的而已啦!”少年扔了杂志,跪在沙发上抱住男人。高度差使然,男人的脑袋埋在了他怀里。他顺势嗅着男孩身上的沐浴露香,无声地勾了勾唇。



“而且犯困也是因为作业都太简单了,我都会了,就睡觉啦。”少年有一搭没一搭地揪起了男人蓝色的鬓角和银色头发,“罗德烈,你说我们之前到底擦肩而过多少次现在才在一起?”



“不知道。”男人干脆地回答。“这个问题没有可考性,不过理论上,一次巨大的别离也可以等价换来同样的结果。”



感受到把玩着他头发的那只手动作停住了,男人疑惑地出声询问:“金?”



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少年胸膛里里似乎有什么在紧张地跳动,然后男人被用力环住了脖子。


“我觉得要等价的话,我们应该会在一起好几辈子,嘿嘿。”



听着清澈声线就能想象出弯起来的好看蓝眸,男人于是也放轻了声线。



“那是当然。”







10.脑内(嘉金)




嘉德罗斯现在十分恼火——虽然有些时候他的火气本来就是液面高度与火山口持平的岩浆,稍有不慎便泄露出来祸害一大片生态。


这种怒气在见到某个金毛的时候变化得尤其极端,要么喷发上万米高空,要么降回地心,连他的芯片都对此感到有气无力。



大罗神通棍随手一搅就毁了半片林子,可这并没有让他的怒气减少多少。他的脑子里一遍遍回放着刚刚午睡时候突然从空中落下来砸到自己又起身飞速逃走的金毛身影。


那个……渣渣!



等我抓到他一定要碾死!



先用大罗神通棍堵住他可以逃跑的去路,再一步步慢慢逼近,期间可以欣赏他因害怕微微颤抖的身躯和不认输的坚定眼神——比其他蝼蚁顺眼一点点的样子,然后再降下属于强者的制裁——



少年惊叫着从天上落下,嘉德罗斯其实要有察觉地睁开了眼睛,漠然地看着他在空中努力保持平衡,蓝色眸子里惊恐和故作镇定交替闪过,最后在看见自己的时候亮了起来。



——啧,不过是个渣渣。



嘉德罗斯心下烦躁。等抓到那个渣渣,肯定要先把他打一顿,虽然偶尔可以灵敏地避开,不过也终归是渣渣的狗屎运罢了。等到那张脸上糊了许多血痕和泥印,对方也气喘吁吁的时候,自己就该降下强者的神罚——



少年落到身上的力道有些重,饶是嘉德罗斯也被砸得卡顿了一下。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少年快速站了起来吐吐舌头,脸上一副“大事不好了”的表情,一步步退后然后转身快速开溜。视角使然,回过神的嘉德罗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短裤下那双白皙细嫩的小腿。少年跑得很快,那双腿在自己视野里晃动了一下,就没进了草丛。



……啧。真是个渣渣。



嘉德罗斯冷冷地想,等抓到那个渣渣说不定可以先把他的腿打断,好消停那些不切实际的逃跑念头。在放出消息引格瑞来和自己切磋之前,他还有时间再揍他一顿。在赢了格瑞之后,自己也就顺理成章地可以送那个渣渣上路——



一头显眼的金发在树林里露出来,嘉德罗斯眼神一凝,数根大罗神通棍已经卡住那人去路。



“嘉,嘉德罗斯?!”少年惊恐的声音隔着树叶传过来。“快放开我!我刚才又不是故意的!就算抓住我我也不会让你找格瑞麻烦的——”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挥了挥手中的神通棍,金不得不乖巧地噤了声。



嘉德罗斯按照刚刚脑中所想慢慢地走过去。


是先揍一顿还是打断腿?在多远的距离开始?



这种无聊的问题尚未思考完,嘉德罗斯已经走到了少年面前。


视野内闪烁着面部温度失常和心跳过快红色警告,嘉德罗斯却没有理会。他不受控制地微微低下了头,亲吻覆盖在少年呆愣而张开的唇上。


伸舌探进对方口腔,自上颚搜刮至唇齿间各处,嘉德罗斯的亲吻如同他本人和他的怒火一样霸道无忌。最后他放开了少年,嗤笑一声。


“算你运气好,渣渣。”






—TBC—


又来补充瞎几把私设什么的:

……好像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私设?

也就……

希望能写出想要的感觉……就这样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艾特一下赌骰时候的小伙伴,这里应该3500+   那1000字就算我补上了吧(∗❛ั∀❛ั∗)✧*。
@Apostle-谜语  @混沌恶✿三千(不学会指绘不改名但好像连手绘也不会了)

评论(6)
热度(50)

© 早上好!!!是十月的第二十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