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雷金·雷总生快】老年三十题

雷总生日快乐!

这是联文的其中十五题 @Apostle-谜语

渣文笔+ooc,慎

真的非常ooc!

那么↓どうぞ







1.五十岁的冬天

       五十岁是一个挑出过去生活中所有线头的年纪。

       这个年岁里早先恣意妄为的他们已经不得不开始面对自己正在老去的事实,这一点不管是驰骋宇宙的海盗头子还是骨骼清奇的健气少年都没法避免。即使眼神依旧锐利,动作也还敏捷,可会不定期酸痛的筋肉甚至阴雨天发疼的骨头到底还是瞒不过时间。

       于是本就让人没有出行欲的冬天就更加可怕。

       金打开冰箱粗粗扫了一眼,确认没有足够的食材之后,长叹一口气,转身拖沓几步,脱力一般把自己砸在沙发上。

       雷狮还在试用新买的游戏手柄,腾出一只手把金的脑袋搬到自己腿上,揉了揉刚刚砸在沙发上的地方,视线却没移开屏幕:“咋了小鬼?”

       “我想我们得出门一趟。”金抓住那只揉自己脑袋的手,拉着它指了指冰箱的方向,再放回手柄上:“——在这么冷的天气。”

       “确实很可怕。”雷狮应付道。“给我点出门的鼓励?”

       “……”金盯着天花板沉默了一会儿,他发现角落和他们一样开始有点老化地发黄。紧接着视野里的天花板被雷狮的侧脸挡住,他们来了一个每年拆情人节礼物一样情绪的亲吻。

        然后金松开了雷狮的领子,从沙发上坐起来,慢条斯理地给自己穿保暖的衣服。他朝屏幕努努嘴。

       “你输了。”

        雷狮骂咧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搁了手柄往沙发上一瘫。

        金没理会他。雷狮一个人静了几秒,慢吞吞地也坐起来穿衣服。

        最后他们一同换上暖和的靴子,站在了家门口。

       “准备好了吗?”金握着门把并不打开,笑着问雷狮。

       “你真幼稚。”雷狮嘲他,也带着笑出声的气音。

         金打开了门,他们朝外面走去,冷空气扑面而来,雷狮把金的手揣进口袋里。



         啊,输了。金感受到耳尖的发热,想道。天知道,今年已经五十岁了,他居然还会因为和雷狮亲吻脸红。




3.老掉牙的情歌

       金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屋里的摆设难得地被整理过,原本随意堆放的东西都被收好,房间因此空旷了许多。雷狮坐在沙发上享受一杯酒,视线落在桌面的老式唱片机上。空气里荡着沙哑的音符,让金想起那句“轻柔的音乐蜘蛛般爬满整间屋子”。

       他走近了沙发坐在雷狮旁边,扳着他的手过来闻了闻杯子里的酒。

      雷狮知道他想说什么。“是威士忌。你要是光靠闻就能认出来,我保证三天滴酒不沾。”


       金嘁了一声,放下的手搭在雷狮放在膝盖的手上。他轻轻捏了捏——那里的皮肤已经有点松弛,甚至可以感受到其覆盖下的筋骨。金顿了顿,又收回了手。

       他们有一阵子不再说话。在爵士乐轻快的鼓点和萨克斯悠长的吐息背景下,一个约摸三十五岁的女人的声音哼唱着什么。那嗓子绵延又不知疲倦,唱针划过唱片不可避免地带着刮擦声,这些音效对他们来说都过于年轻了些。金想着,伸出手关掉了那个嘈杂的机器。

       雷狮的眼神要飘过来之前他出了声:“你老是乱动卡米尔的收藏品他会不高兴。”

       对方不置可否地耸肩。

     “而且我觉得这有够难听。”

       雷狮觉得这不能忍。这是他花了好一阵子在一堆黑盘子里挑出来的勉强应景的音乐,虽然他自己也不太喜欢。“这可比你平时听的什么《甜蜜蜜》要好多了。”

      金不太服气,但好像没法反驳。他伸手拿过桌上雷狮的手机,食指划屏解开数字密码:“那我们来看看你都听些什么。”

       钢琴声传了出来,手机外放的声音很大,歌者的声线沧桑,像六十岁的老人。

       “If I have to go,will you remember me?”
       (若我终将离开,你是否会记得我?)
      


       调子实在太缓,两个人都安静听着。
     

       “There's nothing for me,in this world full of stranger.”
       (这世上陌路人太多,而我一无所有。)

       “I'll leave my jacket to keep you warm.”
       (我会留下我的夹克为你取暖。)

       “That's all that I can do.”
       (那便是我唯一所能做。)

       ……

       一曲终了,室内重归寂静。

       金往雷狮身边靠了靠,雷狮揽住他,挑起嘴角来。

       “好听不?”

       “一般。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为什么突然有心收拾屋子了。”金侧过头,早就知道答案一样,假意生气地笑起来:“我猜猜看——你忘了准备周年礼物?”





6.压箱底的嫁妆

       “……嫁妆?”金歪了歪脑袋。尽管从前清脆的少年声线已经开始有了老态的刺耳,这个动作他做起来还是十分自然。

       就像提起结婚这件事那一天一样。雷狮想着,揉了揉金的头。“指的是你嫁给我时候秋给你的东西。”

      他的声音不改年轻时的磁性,时间再附加一层收鞘利刃的低沉柔钝,此刻压低了音量听起来分外深情。

       “我记得姐姐什么特别的东西也没有给我。”金努力挖掘深层保管的记忆,确定了这一点。

       “我倒是有收到特别的东西。”雷狮回忆,秋那天祝酒时笑里藏刀的表情还历历在目。金发女人在他袖口塞了把匕首,笑容不改地警告他:“如果让金觉得过不下去,在我亲自找你麻烦之前,你最好自觉送点什么给我当赔礼。”

       到现在雷狮也觉得那一定是种认可。把刀递给别人这种事也就他们两姐弟会这么干了。


       “你收到了什么,姐姐给你的?”金问。


       “我想想看,按理说贵重的礼物应该压箱底收好,可惜我随手放在外面。这么多年已经旧得多了。”


       金缓慢地环顾四周。“这栋房子?还是那幅挂画?”


      “都不是。”雷狮抽空猜了猜那把压箱底的匕首会不会生锈,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用过。然后他在金转向自己的方向时,朝金偏过了头,把一个有点干的吻印在他脸上:“是你。”






7.秘密

       说实在的,对60岁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即使是“我曾经是星际勇士拯救过全宇宙”、“其实我是人和神和恶魔和吸血鬼混血”、“我早年出轨过三十多个女人”这类秘密也很难掀起什么波澜了。

       这些东西都没办法改变两个人跌跌撞撞相伴在在彼此生命里横行或长驻了数十年的事实。更何况,宇宙海盗和登格鲁星的勇士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不过,这个年龄也意味着一些琐碎的小事更容易引起所谓的争吵——他们以前的色彩太过浓烈,而这数十年来时间抹淡的速度让人不堪忍受,急需一些什么东西来调剂。

       金管这叫“越老越多麻烦”,雷狮管这叫“晚年情趣”。

       不过不管怎样,争吵太过频繁也不是好事。

       用这句话安慰着自己,横行无忌的宇宙海盗悄悄把空酒瓶在床底藏好。






8.过去的故事

       他津津有味地翻完相册,合起来放回抽屉里。

       “那些回忆我会好好珍藏的。”


       “……”


       “你说雷狮?一般说来他在海图上打完叉就不在乎了。”




      
10.老死不相往来的昔日好友


      他不耐烦地重重关上门,把怀里一大堆从各地邮寄来的礼物扔在沙发上。

       “如你所见,那小鬼怎么可能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朋友?”

       “……”


       “你说我吗?我没有朋友这种东西。”





13.瘦骨嶙峋
 

     “叮。”

      玻璃厚瓶底磕在地面上发出了脆响,雷狮开始思索今天坐在这里庆祝的原因。脑子好像和早年一样好使,但是他已经感觉出后脑勺某处的钝痛,就像齿轮缺了机油。

       老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然后他总算抓住晚餐前翻看日历的记忆尾巴,想起自己喝完这瓶酒之前和某人碰了杯,庆祝内容是恭喜雷狮总算在医生的许可下摆脱胃药了。

       然后他刚刚喝完了今天内的最后一杯。

      “你不能再喝了。”他的手搭在杯沿,金伸出手来按在他的手上。这是一个制止的动作,但是除了那只手的重量之外没有任何更多的力量。

       雷狮看着覆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它还有五十年前的样子,只是表面更加松弛,暗色的斑星星点点,骨节更加分明,几乎可以看到藤蔓一样攀附在上面的血管。

       他试着抓住之前一闪而逝的某个念头,但是实在想不起那是个什么结论。或许也不太重要,于是他放弃了。

       他在想事情的时候还是可以一闭眼就见到金发的少年在阳光下朝他笑的样子,背景从林荫道到游乐场再到现在的家里不断变换,主角倒是没有变化。

       金一直是较之同龄人有点瘦小的那一个,但他反而比大家都更有活力。到20岁以后他才换掉了爱穿的那套为自己外貌减龄做贡献的运动服,而更多幼稚的小习惯的摆脱要等到雷狮和他再相度十年以后。

       雷狮难得想了这么多——当然这证明他也确实老了——所以,他的小豹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换掉了软毛,从矫健到不再矫健,到现在这个样子呢?


       杯沿上的两只手都温度不高,这让雷狮分外怀念最开始几年的冬天。他体性偏寒,在家工作时,金像小孩子一样温暖的手便总会贴上来,伴着一点半严格半无奈的叮嘱。这让他很受用,一时间家里的暖水袋之类通通受到了恶意冷遇。

      思绪实在卡顿得太长了。雷狮觉察到金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于是他的手离开了杯沿,反过来轻轻握了一下另一只手。
       “听你的。”
      




15.同学聚会

       金握着杯子,热茶液面升起白雾。聚会这种活动的音量总是从二三十岁的疯狂唱歌大笑分贝不断往下掉,直到现在的窃窃私语。


       当然人数也在一点点减少。


       桌上的食物没有被动几口,在场的却都说吃的差不多了。普遍白发皱纹加上几乎都选择了深色的着装,这波宣誓着自己是老年人的标志让人眼里更加分不出谁和谁来。

       金轻轻甩了甩脑袋,探寻的眼神从在场的人脸上一个个掠过。

      我在找谁?他在心里问了问自己,脑中浮现一个黑发紫眸的青年的脸。

       这个人是谁?有个声音开始接着问下去。他去哪了?

      金的目光没有焦距地落在白色餐桌布上了好一会儿,这几个莫名的问题让他费劲地想着。

       突然一只手在面前挥了挥。

       来人的脸和脑海中青年的脸重合,只是皱纹多了些。“知道你无聊。我结好账了。回家?”
      




17.痴呆

       金不太明白为什么离开酒店之后自己又到了医院来。


       站在过道里等的时候他盯着楼梯口的全身镜看了一会儿,确认自己没有缺少哪个器官。他又拍了拍胸口:也没有哪颗内脏不舒服。

       雷狮出来的时候捏了张纸,似乎还对上面的内容嗤笑了一声。

       好久没看到他这个样子了。雷狮朝自己走来的时候,金想,并一遍遍回放刚刚那个不屑的气音。

      雷狮站在他面前。

       “还记得我是谁吗?”

      “雷狮。”

       “这就行了,回家。”






19.时隔多年的Kiss

       他们本身对于亲吻并不因为时间推移减弱兴趣。

       “时隔多年?你是指他刚刚不在家那会儿吗?”




21.生日的惊喜


       “我以为他还记得就够惊喜了。”雷狮漫不经心。桌上的纸张被风吹起,印章墨痕透到纸背。
      



      
       一只手把小巧的礼品盒放在桌上,压住了风吹起的诊断书边角。




       “够惊喜吗?”

       “……看起来还是千篇一律。”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22.希望活得更久


       金慢条斯理地把餐盘放到桌上:“这应该是人之常情吧。当然,能够一起活得很久就更好了。”

       雷狮合了手里的旧杂志,再展开又是新一页:“你是说祸害遗千年吗?”







27.良辰美景奈何天

       从病魔和衰老手中逃脱真的不比他们早年的惊险故事平淡多少。何况后者无法逃避,而前者常常与如影随形。

       ——雷狮推开铝合金窗,倚在那里看外面的景色。树绿草青,行人寥寥,阳光还正好,边缘落在他的手臂上,暖意融进血肉里。


       撑在窗框的手臂没多久就从和金属接触的地方开始蔓延细碎的痛感,于是他起身放下手,走进屋内。


       “这天气适合去海边。”他低声说。


      床上躺着的人原本也看着窗外,此刻朝雷狮翻了个白眼。他觉得自己听出了那话中变相的要求,并不打算配合。

       于是他说——


       “在这样的好天气里感冒是我的错,改天去海边要带你的朗姆酒吗?”





28.时间沉淀下的温和

       屋子里挺安静,即使是收拾东西的声音也被尽量放轻。

       刚刚醒过来的时候,金首先意识到了这点。然后他感觉到骚扰他许多天的发热和困倦总算消失了,他的感冒总算好了。


       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天花板,他微微偏过头去。屋子里唯一的声源从桌边传来,雷狮正在折腾桌面上摆放得有些杂乱的各种东西。

       瓶瓶罐罐被堆在一旁,随手放的外套之类搭在了椅背上,还有一些笔之类的小玩意儿被放进收纳盒里。


       雷狮并不适合妥协。金突然想到这个。他从来就恣意妄为不输嘉德罗斯,而在此之外,他有些时候比嘉德罗斯更有着周全的思考。

       从相识开始金就花了很多功夫,才一点一点明白雷狮看起来任性的决定之下的思考——当然了,他的思维本身也是霸道无忌的。

       不知道是时间作用还是关系变得更加亲密的缘故,金好像越来越能够看到这个人自成王法尖塔底下覆盖的不足够坚硬以建造高塔的东西。而经过时间的打磨,它们的光亮更加明显了。


       雷狮放下瓶罐的动作可说是小心翼翼。金眨了眨眼,一点不明感情的水珠渗了出来。然后他坐起身。

       “早上好,这几天辛苦了。”金朝那个背影笑笑:“我现在好多了。我想,去海边的计划可以提上日程了。”
      





29.请求医生


       “可以的话,我想要两片长寿药。当然了,无供应吧?”


      “或者,在他离开那天也体会一下安乐死?”





—End—

文笔太渣,是扔一下解释/补充:

3.老掉牙的情歌:被我用来充字数的是Tom waits的《If I have to go》,个人感觉肥肠好听了x.

6.压箱底的嫁妆:“把刀给别人”大概就是老套的关于信任的话题。

15、17、21其实跑题了x.内容都是痴呆´_>`

这十五题写得挺纠结的……水平有限写不出理想效果,诸君随便过过就好。

感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