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蟒太/奈安 称呼随意。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头像被常欢太太承包x.
@四宝

【All金】目标是世界第一的三观重铸学院!(2)

为爽而爽文


就是一个除了金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人类的故事



私设+疯狂ooc

因文笔被劝退


那么どうぞ↓







11.


金来到学院不出一个月的时间里就顺利被捧到校宠的宝座上。



尽管格瑞对此颇多微词,但他也无法反驳每天在世界观遭受冲刷后就近吸金治愈的显著疗效。


没错,不管交再多朋友,格瑞的竹马地位还是稳稳妥妥的。


表情淡漠地和金走在一起,格瑞又一次克制住了朝远处的嘉德罗斯嘲讽笑的冲动。





12.



嘉德罗斯不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个劲敌,格瑞日防夜防,也就忽略了其他方面。


“喂,小鬼。”戴头巾的黑发青年带着身后三人在校道上处心积虑地和金狭路相逢,勾起嘴角:“我们不知道怎么去C区宿舍楼,不介意带个路吧?”


“嗯?你们也迷路了吗?”金眨眨眼睛:“好巧啊,那我们一起走吧。”


计划通。雷狮海盗团一边朝小天使走去一边在心里夸卡米尔的好计谋。然后下一秒,他们眼睁睁看着金双手在虚空一划,脚下展开一个金色法阵。


……我记得小鬼的能力明明是矢量箭头啊???


雷狮海盗团:三观刷新. JPG

“……小,小鬼,你这是……?”

“传送法阵啊。”金头也不抬,调出学校终端的地图查看C区位置:“因为我总是迷路,姐姐就教了我这个。”

哦是这样啊。想起开学典礼上介绍过自己姐姐的职业是魔术师的四人松了一口气。

雷狮海盗团:三观恢复. JPG





13.


安迷修,一个根正苗红胸怀正义感的五好青年,虽然不明白师傅为什么把他送到凹凸学院,但也不妨碍他在这里继续提高自己,贯彻骑士道。综合排名第五算是顶尖的成绩了,而且他的自我信仰检测还是满分,这在整个学院都不多见。

自我信仰,读作中二意识。

和他同样满分的是用自己名字命名不良团体的雷狮,他们两个可说是相当不对盘,每次见面必然爆发争执,两成争吵,八成打架。


今天他又发现了一个看不顺眼雷狮的理由。

“恶党!想不到你竟然诱拐新生!”


因为金的路痴属性传送错好几次地点,经历过掉入冰湖挂在树上等一系列酷刑,好不容易来到C区,因为不真实的脚踏实地感正在头晕眼花的雷狮海盗团:?????


雷狮:????我/靠??傻/逼骑士你是不是瞎??现在我们四个加起来都没有这个小鬼活蹦乱跳,你再说一遍谁诱拐谁?!


话不多说,锤剑交接铿锵作响,虚空中卷起风暴。雷狮懒得和不顺眼的人好好说话,安迷修也乐于亲自教训可恶的恶党。




14.


“他们打架看起来好有默契啊。”金感慨。


“那是当然,雷狮老大和那个骑士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了。”佩利因为插不上手百无聊赖。


卡米尔只分了一半注意力在战局上:“金,看得无聊的话可以来吃甜点。”


“啊,谢谢你,卡……”

“卡米尔。”

“卡米尔,谢谢!”

卡米尔直面笑颜,别开视线暂时战败。帕洛斯笑了笑,伸手捏了捏金的脸:“甜点好吃吗,金?”

“嗯,好吃!”

“不如加入我们雷狮海盗团吧,天天请你吃。”






15.


打完架发现另三个人已经和金聊得开心,好感度刷高了一大截的雷狮:……



“小鬼呢?”


“他说有课就先走了。”





……

雷狮:我雷狮!今天就算是死!死这里!从这里跳下去!也得把这个破团解散了!

帕洛斯:“老大,我们刚刚问了金要不要加入我们。”

雷狮:……嘿嘿我的海盗团真好横行霸道一辈子。






卡米尔:“大哥,金他刚刚没有答应。”


他低头看了看终端上的信息,又补上一句:“他说会问问格瑞的。”


“又是那个第二名……不过,卡米尔。”


“大哥您说。”

“你什么时候和小鬼交换的联系方式?”

“……”卡米尔选择沉默。

佩利不明所以:“就在刚刚老大你和安迷修打架的时候啊,我和帕洛斯也有。”

“……傻狗你别再说了。”






16.


告别了雷狮海盗团一行人的金,在赶去上课的路上又一次迷路了。


“哇啊啊,这是哪里啊?”

叶子细枝划过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痒痒地疼,落脚在树杈上,金一个不稳差点摔下去,原地摇摇晃晃了好半天,张着双臂虚挥好几下,总算站定。


在下面几欲伸手的银爵:……

站定后金四下打量,发现了站在树下的银爵。


“你好?”对方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他下意识用了试探的语气:“请问你知道F3楼怎么走吗?”


“……这里就是F3后面的树林。”

“哦哦,这样啊……”金脸上带了点羞赧:“那请问这片林子要怎么出去?”


银爵沉默了好一会儿:“这里是有点难走,我带你出去吧。”

“哎?好啊,谢谢你!”有人带路让金喜出望外,他屈膝一蹬轻快地落在银爵面前,落落大方伸出手:“那就麻烦你啦!我叫金,你呢?”

银爵慢慢握上那只手:“……银爵。”

和想象的一样。林中小路上放慢了脚步的银爵想着。暖茸茸的小动物触感。




17.

金乘着最后一遍铃声欢快地走进教室里,坐在座位上偏头朝同桌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紫堂。”

“啊……早上好,金。”

紫堂收回了钉在自己手掌的视线,吞吞吐吐答道。


金从课桌里准备好的书堆里抽出一本,展开立起来遮住脸,小声问:“怎么了紫堂,有什么不开心吗?”


“啊……没有,我在想我的元力的事……”


“嗯?紫堂的能力是召唤师,很厉害啊。有哪里不好吗?”


“金,你就别嘲笑我了……”紫堂权当对方在开玩笑。自从所谓分配能力以来,他总是悄悄试用这一能力,但并没有哪次成功过。


“或许是机器检测出了我身无长物,并没有给我什么能力吧……什么召唤师,应该也是哄我的。”

这所规则古怪的学院,分配给所有人奇怪的超自然能力、莫名其妙的非人观塑造课程……紫堂幻不明白自己为何被送来这里,但是这些荒诞的事情就像是过分的恶作剧,其不真实性让他觉得他们正是所谓缸中之脑一样的实验品。

当然,这也许是我对自己能力不足找的借口吧。紫堂幻握紧拳,自嘲地笑了笑。


“才不是呢,”金凑近了些,脑袋依然在课本后面,他稍微提高了音量:“元力技能什么的才不是哄你的。”


“金……”

“姐姐和我说过,如果检测到没有能力的话会直接把你丢出去,才不会让你留在这里。”

“……”紫堂幻闭上要表达感动的嘴。

“再说了,我相信紫堂是很厉害的,只不过还没有找到使用能力的办法而已。”金一脸认真地下结论:“能力什么的才不是学校给的,它们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东西嘛。”





18.

尽管是新生,但是金的战斗系课程分数一直高居榜首。与之相对地,他的文化课知识,或者说仅限人类世界的知识,成绩可谓一塌糊涂。

格瑞把手里到处都圈了红圈的作业本递过去,神色颇有些无奈。
坐在对面的金一看上面红彤彤一片立马苦了脸,手上笔一松整个人就往桌上瘫:“物理学为什么这么难啊,格瑞……”

格瑞看着笔尖划过金的左手,在虎口和拇指根留下一道细线,没忍住伸手帮他轻轻擦掉,嘴上还是淡淡地:“这几道题的难度已经算很低了。”

凯莉坐在四人小组的另一边看着两人互动,意味不明地咋舌,阴阳怪气道:“金你怎么这么笨?”


“我不笨!”金据理力争:“我其他科成绩也不差啊!”

“哦?你指的是政治还是生命科学?”

“我……”金语塞,过一会他小声说:“我怎么知道人类的知识这么复杂……我都学了好多年了还是搞不懂……”

紫堂幻默默写着作业没有插嘴,不过他心里在不断加粗一句话:
明明法咒和魔药理论更复杂啊金!

凯莉对这些奇怪的课程不置可否。她天性聪颖,不论是正常的知识还是非人类常识都难不倒她。在这间学院无非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当然事实证明她没有浪费时间,至少她找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


纤指灵巧地剥开糖纸把棒棒糖塞进金嘴里,凯莉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希望这颗糖可以堵住你的嘴。本小姐跑来图书馆可不是为了听你哀嚎的。”

——看起来她还可以在此消磨很长一阵子。



19.

金入学前的校园论坛内容:

【水贴】雷狮老大的菱角🚢

【签到】✨为格瑞大人盖楼!✨

【认亲】骑士的黑(zhen)粉快来这里报到!!

【杂谈】总觉得嘉德罗斯大人和格瑞大人……

【图楼】每天都艰难地在小树林里分辨银爵大人和他培养的黑魔藤……



金入学当天:

【寻人】❤❤❤那个超级可爱的金发天使是今年的新生吗?!!

【表白】今天跑到台上的小哥哥超好看了!!✨高价收购联系方式✨!!

【预言】总觉得今年新生里来了不得了的人物

【震惊】金发天使种族竟是恶魔?!变戏法的能拿毕业证吗?!




金入学后:

【图楼】随手拍的小天使,更新随缘,渣技。

【签到】每天夸一句小天使吧~

【八卦】今天好像目击雷狮海盗团邀请小天使去他们宿舍过夜了……

【瑞金】吔我安利!(。•̀ᴗ-)✧竹马王道!!

【按头】ball ball你们快看这个安金互动|・ω・`)



——当然了,对于这些风波金一概不知情。




20.

“哇——嘉德罗斯的种族是神吗,好厉害啊!”


“那是自然。”


空旷的天台上两人在阴凉处的小花园靠坐。要说为什么,无非是仿佛被安排好的金又一次迷路罢了。


头顶上是遮蔽阴影的木棚,身后的花圃传来幽幽花香,看着阴影外的阳光,金意外地觉得有点昏昏欲睡。他把脑袋向后靠,碰到木头后再顺势一歪,搭在旁边的人肩膀上。

“嘉德罗斯今天没课吗?”

“不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嘉德罗斯看着旁边毛茸茸的脑袋,勾起嘴角:“本王乐意。”

“好吧好吧。”虽然认识不太久但已经了解了他的脾性,金挥挥手敷衍道,顺势打了个哈欠:“我就不回宿舍了,在这里陪你吧。”

“谁稀罕你这渣渣陪我。”

“话不要这么说嘛……”金的声音因为困倦渐渐变小:“神……不是很孤独的吗……”

“毕竟近几千年都没有再出现过神了啊……”

小花园里归于寂静。嘉德罗斯愣愣地看着肩上的金色脑袋。

细碎的线头好像总算从稠浓的河流中出现了,真假莫辨的回忆和过往梦境与玻璃碎片一样的画面从脑子里奔逸又淡退,乘此他试图攥住那些细密如针脚的东西,并如之前一样从褪色的思维桥上落下来。

良久,他猛地站起来。

睡着的金猝不及防地磕在木头上,他摸着脑袋泪眼汪汪地坐起来:“好痛!嘉德罗斯你在干什么啊!?”


“吵死了渣渣。要睡回去睡。”

“怎么突然这么凶啊……”金小声嘀咕:“再说了我又不知道路……”

“我送你。”

“哦哦,那就麻烦你啦!”

嘉德罗斯抱臂耐心等他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状似不经意问:“渣渣你刚刚睡觉之前说了什么?”

“……?关于神那些吗?”

“对。”


“那就是神史课本第三章的内容啊。”金正了正帽檐:“所以嘉德罗斯你就算再怎么聪明也不能不听课吧……”话到最后噤声,他不太确定自己刚刚在嘉德罗斯眼中看到了复杂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那些是不是真的。”他眨了眨眼,肯定地说:“但是那些老故事是不是真的都没关系。”


“反正现在我们都在一起呢。”

















爽文   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世界观大纲是非常草的

就是      想看的场景的简陋描写串联合集罢了

不过真的有点开心嘿嘿

然后我准备草拟入学申请书了(?????)

评论(3)
热度(76)

© 早上好!!!是十月的第二十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