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蟒太/奈安 称呼随意。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活着实在是太好了。我真的这么想。

头像被常欢太太承包x.
@四宝

【嘉金】Rather Be

因为实在不知道保持安静就扔出来了但是一时半会不会填的坑(。

总之是来自看门狗设……游戏打太多了可能

是……收尾人嘉金……




黑暗中随着一阵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响,一道身影从有露天咖啡厅的阳台撞进室内。遍地细碎银白映射的是直升机的探照灯光,落地窗外还有渐渐接近的脚步声,一时间四面八方以直升机机翼轰鸣为背景全是装甲碰撞和拉枪栓的声音。

几发子弹已经射到屋内,红木的桌椅发出悲鸣,玻璃碎片二度弹起熠熠生辉,近乎趴在地上的人却无心欣赏这景象,轻啧一声不顾嵌进皮肤带来疼痛的颗砾,起身抓着着长方会议桌的桌沿蹲伏状滑到靠门处,同时按了耳机,在各种噪音中提高音量:“渣渣你搞定了没有!”

“马上就......可以了!嘉德罗斯你快出来,楼下会合!”

对面的声音刚落下,面前的密码门咚一声向内弹开,与此同时身后的一片白光中有人喊道:“找到了!”

各种型号的子弹下一秒就要朝自己身上招呼,嘉德罗斯却转头朝他们扬起一个张狂的笑容,闪身出门外的同时按下手中的遥控器,随手抛到后面。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酒店十七楼的露天阳台在夜空中绽开炫目的火花。马路对面正坐在GLM跑车里的金抬起头看了一眼,啧啧称奇:“还是老样子这么大动静啊。”

“少废话。”耳机对面的人语气不耐:“干你该干的,渣渣。”

“知道啦。”金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手指灵活地敲着键盘,给同伴提出指示:“在大厅靠右的门进去,注意避开柜台那里的人,然后往F2楼梯口方向跑——你应该记得楼梯口在哪吧?”

“那当然。”嘉德罗斯灵活翻过一张桌子,没好气道:“我又不是你这个不记路的渣渣。”

金耸耸肩不在意他的讽刺,手还一刻不停地在键盘上游走,淡灰色影片在屏幕上一一展开,对街庞大建筑物的所有内部结构都被剖析,最佳离开路线以深棕色标明,传送到大楼内同伴的手机里。

金又调出监视器中骇得的人员信息,最后确定了一遍路线的安全,舒舒服服地向身后一靠,透过车前镜的反射看向酒店一楼的F2出口。

嘉德罗斯已经按掉了通讯。除开必要的信息发送他总是不屑有帮助性质的交流,金对此抗议过一两次倒也都被无视了。

这次任务的时间相对而言不算长,不过为了低调,金从下午到现在一直在车里没有出来,此时任务结束,伸了个懒腰才觉出腹中饥饿,不由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放在副驾座的柜子,可惜翻了半天只找到一颗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糖,无奈却也只能扁扁嘴,食指一撬剥开包装把糖扔进口中。

做完这些动作他又安分地在车上等了会儿——对面的大楼显然乱成了一团,传来爆炸的十七楼阳台此刻在黑暗里已经是一片焦黑,直升机的灯光在楼背面的夜空里张牙舞爪,穿着西装和晚礼服的人不断地跑出来,和企图维持秩序的持枪者混在一起,熙攘喊叫成团。

过了大约十分钟,酒店门口的混乱稍有减退,混在人群中的持枪士兵偶尔抬头扫视周围的车辆。那个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关注的出口并没有人出现,金从座椅上坐直,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持枪者,抿了抿唇,还是选择抬手按下耳机通讯。

对方很快接通,但除了背景不大的杂音却并没人说话。金等了一会儿,问道:“......嘉德罗斯?”

还是没有回应,金正想再问,却忽然感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他心下一惊后迅速反应过来,表面上不慌不忙盖上笔电转头看来者,同时假借撩耳边鬓发的动作关上了耳机通讯。

出乎意料的是,窗外的人鎏金凤眼半眯看着他的反应,嘴角弧度似笑非笑,甚至就着靠车窗的姿势把手中的罐装啤酒更往金脸上贴了贴。

“嘉德罗斯!”金向车内躲以避开脸上的冰凉温度,直到伸手接过了啤酒,才后知后觉瞪大眼问他:“你怎么没从F2出口出来?”

“我做什么还需要跟你这个渣渣报备吗?”嘉德罗斯懒洋洋地从车窗上撑起身子,绕过车前打开了驾驶座的门,坐进来的同时一样东西被甩进金怀里,纸袋包着的面包片和蔬菜叶混着色拉酱散发出隐约的甜味。

金捏了捏带着点油的纸袋,反应过来这似乎来自酒店侧门的便利店。

“谢谢?”

嘉德罗斯没有搭理他,动作迅速地发动了车子。

“但是我记得侧门附近有整整15个人,甚至还有一个装备了AR-V狙击?”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道金铁交响的脆声从驾驶座距离车窗不足三厘米的位置传来,车身猛地震了一下。

“的确是这样。”嘉德罗斯这时才回答了金的话,他扬了扬下巴,挂着无谓的轻笑。不远处金碧辉煌的酒店灯光给他侧脸的晕边显得柔和,金瞳却一直锐利地盯着前方路尽头的转角。

“所以我们该走了。”

他一踩油门,GLM疾驰远去。







t...bc?

评论(7)
热度(29)

© 早上好,是十二月的第九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