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你说信仰之跃到一半被接住了是什么操作

是刺客信条pa   是练笔
天好热 想打游戏
操作菜逼的哭泣


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哈瓦德所有色彩明丽的房屋都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这个季节地中海沿岸的阳光总是不至于毒辣却又闷热得刺痒,街上的人,无论男女都时不时难耐地拽一下自己的袍子。

年轻的刺客蹲伏在房顶上,一丛小叶灌木挡住他影子,却又方便他透过叶片的缝隙把下方那个小小的花园看得一清二楚。确认了目标后,他沿着房子的凹处一路轻巧向下,悄无声息地落进稻草堆里。

他的动作灵巧又敏捷,没有人发现一个人混进了院子里,还默默地暗杀了一个巡逻的士兵。

目标上将正要走到稻草堆前时,他突然站起身,袖剑蛇信一般弹出来,随着他掐住对方脖子的动作结束了他的生命。

这时周围的士兵终于发现了这个入侵者,怒吼着朝他冲过来,弯刀陆续抽出的铮亮声音混作一团。年轻的刺客吐吐舌,一手抓住墙上的滑索,轻轻踢了一下那个暗扣,立刻嗖地脱离了院子里一大团呜啦乱叫的士兵,翻下这个屋顶,混进了人来人往的民众当中。

他优哉游哉地把袖剑上的血擦拭干净,这时候报酬金也到了:一小袋金币凭空出现在他面前,落到他张开的手里。

“我看看......18,19,怎么才20R啊?!”

男孩清亮的声音在熙熙攘攘大街上响起,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的小布袋,却没法再倒出任何一点金屑来。

“只是暗杀一个上将的初级任务,这样的酬金已经算不错了。”

另一个男孩翻过了街头的高架落到他身边,接了他的话。

“格瑞!”他的同伴显然见到他十分高兴,立刻把那数目少得可怜的酬金抛到脑后,朝他扑过来:“你怎么找到我的?”

“有定位。”格瑞一手撑住他的肩膀,力道巧之又巧地避开了这个拥抱,冷静地回答。

他们在街上并肩而行,黑色的斗篷遮住两个孩子的脸。男孩难耐地抬手抹了抹汗珠,额角的金发潮乎乎地映着阳光,他的同伴忍不住偏头看了他一眼,声音低低的:“要去哪。”

“去哈瓦德的酒馆!”男孩回答,也不自觉压低了声,“那里好像有个中级的A区取物任务等着我。”

“从这里到酒馆要花3分钟,再出发到A区大概要10分钟。”格瑞立刻报出精准的数据:“再加上你做任务所需的时间,你今天的学习计划会被耽误十五分钟左右,金。”

“......”

他们攀到教堂的最高处,不约而同摘下了兜帽。男孩们的头发既不是当地人常见的亚麻色,也不是驻此的英国士兵的棕褐。

他们欣赏了一下俯瞰点的风景,金还朝俯瞰点的老鹰打了招呼。

这个时期英国王子就是金发碧眼的。格瑞想着,看着男孩张开双臂朝面前落下去。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