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嘉金】Rather Be(1)

晚好这里奈安!

是《看门狗1》设定的 收尾人嘉金!

可有可无的前篇/序言

总之 渣文 ooc   どうぞ↓






















金来的时候,店主正把摘下的手套放在柜台上,拿起抹布擦了擦操作台上不小心溅到的液体。推开玻璃门的瞬间恰逢麦克斯先生长出一口气,于是他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好久不见。”

 

 

正是咖啡店在上午十点半过后闲下来的时间,这季节的阳光并不十分刺眼,于是他坐在靠窗的位置顺手帮店主整理客人下到一半的西洋棋,耐心地等待自己的咖啡做好。

 

 

“上次见到你是什么时候?半年前?”

 

 

青年抬头看了一眼,麦克斯正背对他撑着操作台,盯着机器的指示灯看。不过店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于是他轻快地回答:“是大概十一月的事情了。我搬家了,你知道。”

 

 

“我知道。而且你老是在城市各处游历,做各种各样的事情。”麦克斯很自然地说,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青年因此微微僵直了背脊,眼角的余光谨慎地望过来。“——我太太是这么说你的,你这样的好小伙子适合到处走走。当然了,我相信你总是能把事情处理好。”他笑了笑,把隔温纸套在杯子外面放在柜台上,然后再度摘下了手套。

 

 

听到后半句话,青年在心底松了口气。他站起身来把最后两枚黑白旗子放回盒子里,然后走到柜台接过了咖啡,然后朝麦克斯告别。

 

 

沃克街区是金去年的重要工作据点,他在这里呆了大概有两三个月,为的是窃取雇主需要的当地黑帮毒品交易的具体信息。金倒不关心雇主是黑吃黑还是警方内线,只不过消息打探花了些时间,他才在沃克逗留了好一阵子。

 

 

令人疲惫的星期三,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正在高塔般的办公大楼里忙碌穿梭,处在商业街的小门附近、高架桥底下,这一带除了汽车旅馆就是用作临时休息的咖啡馆和小餐厅,街上并没有几个人。金一手拿着散发醇香的纸杯,另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倒是难得地在万众忙碌的时刻享受了片刻清闲。

 

 

习惯使然,车停在距离街区有点距离的转角附近,金还能远远地看到麦克斯先生在店里的样子。玉兰总是长得比其他行道树风骚半分,斜斜伸出的枝叶遮住了上方的阳光,剩下的细碎地落在副座上,金盯着那几束体温计红线一样似有若无的光线和被照透的尘埃,又饮了一口咖啡,这才慢条斯理地把纸杯放下,伸手去拿提示灯闪烁了有好一会儿的手机。

 

 

“是‘中间人’的信息。”他还没打开屏幕就开始了然地自言自语:“有阵子没接正经委托了,看来‘休假’要结束了。”

 

 

 

 

 

 

任务的内容有点出乎意料——或者说,从任务的内容开始,后面的一系列东西都有点出乎意料。

 

 

嘉德罗斯靠在椅背上仔细地阅读着那段简单的文字,重复两遍,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他动动手指删除了短信,把手机扔回大衣口袋。

 

 

圆木桌上的玻璃杯里还有一半的威士忌,冰块尚未融尽。倘若现在是晚上,激光灯和拍桌吵闹的酒鬼会一齐让人眼花缭乱胸闷气短,他们一声大笑就会让冰块在杯子里颤抖起来。

 

 

所以幸好嘉德罗斯总是在白天来,在这个醉汉都已经被架回去,卫生也大体清理完的时候。

 

 

——当然了,要感到幸运的是其他人,而不是嘉德罗斯,你知道的。

 

 

即使是整个酒吧的人(清醒的不清醒的)一起上也没法和这位C市榜上赫赫有名的杀手抗衡。更何况不会有人想到,这位看起来只是普通富家子弟的青年,居然能在口袋里揣一把轻巧的伯莱塔手枪招摇过市,而且从不被发现。

 

 

嘉德罗斯抬眼,先是习惯性地扫了圈店内,确认从他看信息到现在酒保都老老实实地擦着杯子才收回视线。他抱着手臂,难得地多花了一点时间在刚刚的任务信息上。

 

 

雇得起他的人当然不简单。联系一下最近正道路传闻的第一第二帮派(The Apostle和The Kingdom)火拼,加之新上任市长的妻子与The Kingdom二把手相同的姓氏,不难推测出里世界快变天这件事。

 

 

然而这和嘉德罗斯没多大关系,他一向不关注上下游的前因后果,雇佣杀手唯一需要操心的不过是那些同行。嘉德罗斯轻轻敲着桌面,杯里的液体震荡开一圈圈波纹,从斜上方望去,那些橙褐色剔透出桌面不规则的木纹。

 

 

能让嘉德罗斯放在眼里的同行不多,同样在榜上赫赫有名的Gold要算一个。

 

 

毕竟,雇佣杀手是通过接手细碎的初级任务慢慢积攒起声誉,才得以在排行榜上有一席之地的。大多时候,即使有中间人的保密,他们也会选择立场分明地持续接受某一组织的委托,好依托对方使自己出名。

 

 

而从一开始就不分立场地接受高难度委托,一举成名挤上排行榜的黑马只有两个,嘉德罗斯算一个,另一个就是Gold。

 

 

嘉德罗斯在冰完全消失之前喝掉了最后一口威士忌,站起身来抖了抖大衣,不紧不慢地走向地下室酒吧的楼梯,期间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附近的地图,回忆了一下去用于留讯息以碰面的“通风口”的路。

 

 

沃克街区的“通风口”里这里有点远,位置是城郊某家便利店旁的巷子里。嘉德罗斯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整条马路空空荡荡,也就便利店里还有个和店员攀谈的客人。嘉德罗斯漫不经心地扫了客人的背影一眼,就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小巷。

 

 

金发啊。他想着,然后目光落在用来留讯息的木板上,愣住了。

 

 

一堆乱七八糟的小小符号被人用容易水洗的记号笔张扬地涂画在木板上,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特殊的通讯密码,尽管它们远远看去就像是散落在地上的葵花籽。

 

 

不过这也确实并不是众所周知的什么莫尔斯电码,它们的解读方式要更为简单幼稚。

但是嘉德罗斯熟悉这种杂乱无章的符号,甚至远远胜过莫尔斯电码。

 

 

他只停顿了一下,就立刻走过去,有些急切地蹲下身抚上那块光滑的木板,依照记忆中的顺序解读奇怪的符号,无声地默念出一个个字。

 

 

早、上好,嘉德罗斯、好久不见、十二点半。

 

 

解读完毕的嘉德罗斯慢慢站起身来,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这么占据了半块木板的密码里居然有一半以上是废话,堂而皇之地浪费别人的时间,倒确实是那个人的风格。

 

 

而且信息还不全。只差四分钟就要到约定的时间,而留下讯息的家伙连地点都没有说。嘉德罗斯把手揣在口袋里,安静地站着,注视着那几个杂乱无章的符号,少有地感到了一点点无奈——确实只有一点点,原因是一种莫名的习以为常。然后意识到这点习以为常又给他轻微的愉悦。

 

 

相较之下,知道Gold究竟是谁的惊讶反而被冲淡下去了。

 

 

连这样让人思路偏离的方式也是该死的熟悉。嘉德罗斯舔了舔犬牙,自顾自决定等这个莫名其妙的见面兑现时,一定要好好让当事人回忆起他熟悉的近战格斗术,然后呼了口气结束这小段允许自己走神的时间,转身走进刚才的便利店买了一瓶矿泉水。

 

 

店员缄默地站在柜台后面帮他结了账。嘉德罗斯拿着矿泉水走回刚才的巷子里,临到转角前放轻了脚步。

 

 

他当然是在期待什么——而且是愚蠢的剧情展开。但是他并不反对自己这么做。

 

 

结果也并没有让人失望。便利店里不知所踪的客人正站在“通风口”,依旧是背对着嘉德罗斯的姿势,拧开了一瓶矿泉水慢慢倾倒在那一堆涂鸦上,代替嘉德罗斯做了他本来要做的事。嘉德罗斯勾起嘴角走了过去,脚步声被他控制得很轻。

 

 

那个人还在专注地看着黑色的墨水不规则地一道道下滑,突然听到身后轻微的声响,明显惊了一下,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朝前一步,遮住了木板上还未晕完的记号。他把水全倒完后拧好了瓶盖,这才转过身来看来人。

 

 

嘉德罗斯抱臂,心下好笑地看着那人从若无其事的表情转向愕然,面上佯装恼火地嗤笑一声。

 

 

“渣——渣。”

 

 

久违的称呼。








—TBC—










可能是想证明艾登皮尔斯和爱德华有在带我逃避现实之外还教会了些什么才写的...愚蠢的世界观剽窃。不过就算失败了也迟早会再来一次的!

现在去码爽文为自己鼓鼓劲(ntm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