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蟒太/奈安 称呼随意。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活着实在是太好了。我真的这么想。

头像被常欢太太承包x.
@四宝

【嘉金】Rather Be(2)

是《看门狗1》设定的收尾人嘉金!

前篇

总之 渣文  OOC  どうぞ↓






阳光照到地面之前就被矮墙阻绝,阴影的形状带着墙头石砾的不规则,堪堪把面对面的两个人笼罩在阴暗处。嘉德罗斯好整以暇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尽管表面看起来从容自然,但对对方的了解让嘉德罗斯相当肯定,他心里一定慌乱的不行。

 

 

金迎着那道居高临下的目光微微地笑了笑,摩挲着手中的瓶盖光滑的边缘,半是抱怨口气地接上了他的话。

 

 

“好久不见了,嘉德罗斯。你怎么还是这样叫我啊。”

 

 

“这只能说明你依旧还是一个渣渣。”

 

 

嘉德罗斯回答得不假思索。尽管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说这种话了——连同渣渣这个轻蔑的称呼一起。

 

 

孤身一人行事太长时间固然是一个原因,眼前这个嘲弄对象的失踪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金对他的话也做出了久违的回应。他耸耸肩,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亮了屏幕:“刚好十二点半呢。我们是在这里谈,还是一起吃顿午饭?”

 

 

嘉德罗斯没回答他,转身就朝巷子外走去。金在心里松了口气,几步跟上,顺手把空瓶扔到路旁的垃圾桶。

 

 

“真难为你这个渣渣有这种打算,”前面传来嘉德罗斯的声音,“我还以为你连见面都不敢。”

 

 

塑料瓶在不可回收口顿了一下,转而被扔到另一个垃圾桶里。

 

 

“怎么会呢。”金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待会去哪儿?”

 

 

 

 

 

他们最后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快餐店门口。

 

 

金的目光在店门口和店内打量了很久,言语中颇有些感慨万分的意思:“嘉德罗斯,我没想到你还没放弃你这个习惯......”他隐晦的视线在嘉德罗斯身上扫了好几遍,嘉德罗斯觉察到了,扭过头对他狰狞地笑了一下:“渣渣记性真好,皮痒了?”

 

 

“不敢不敢。”金摆摆手把当年嘉德罗斯某次体检不达标的事情咽进肚子里,催眠自己忘记它,期间偷偷抬起眼皮,发现对方已经迈步朝店内走去。他赶紧跟上:“嘉德罗斯,你走这么快,不怕我趁你不注意溜掉吗?”

 

 

话一出口,金立刻在心里给自己一耳光,小心翼翼地去看对方的反应,生怕好不容易好点的气氛又被自己搅黄。

 

 

嘉德罗斯正在点餐,听到他的话也依旧面无表情:“你办不到。”

 

 

又在嘲讽!金张牙舞爪:“说不准呢。我可是变强了很多的。”

 

 

“砰”地一声嘉德罗斯把点餐板甩到他面前:“我没变强。你来试试。”

 

 

“......”金乖巧地拿起点餐板,心想这个魔头真是一如既然强势得让人牙酸。

 

 

他用不会让嘉德罗斯皱眉头的最快速度点完了单,跟着穿风衣的身影朝窗边的座位走去,乖巧得就像第一次跟哥哥出门的五岁小男孩。两人一同坐下来之后,嘉德罗斯总算卸下了一点要让他回味回味近身格斗术的气场,靠着椅背一手放在口袋里。

 

 

快餐店卡着让客人不至于不耐烦的音量不厌其烦地播放流行歌曲,金起先盯着嘉德罗斯的脸看,在他瞥过来的时候又立刻低下了头,视线转移到嘉德罗斯放在桌面的那只手上,仿佛欣赏艺术品一样注视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好像虎口的茧都变得有多难参透一样。

 

 

嘉德罗斯沉默着没有说话,但金知道对方的视线还放在自己身上。究其原因,嘉德罗斯从来不会原地等待,他现在依然在进攻,好让自己先开口说些什么。

 

 

不管是什么。嘉德罗斯曲起指节轻轻叩了叩桌面,对面那个人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天知道他在想什么——快餐店背景难听的音乐、边上跑过的小孩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懒得参悟,他想听听对方说点什么。

 

 

然后他看到对方游移着视线朝柜台瞟了一眼——应该是在埋怨送餐的速度有点慢——最终泄气似的有点垮下了肩膀。

 

 

“好吧,我确实想不到这次会和你搭伙。”他抬眼观察了一下嘉德罗斯的表情,又很快低下去:“就像你现在想的那样,要是没有这次任务,我估计不会和你见面的。”

 

 

“......那件事之后,我趁着你忙着处理后续,自己出来混了几个月,然后就开始接手委托了。”这几句话被他说得声音很轻,也很轻描淡写,但是却让嘉德罗斯放在口袋里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

 

 

“只是接手了盗取‘神使’机密的任务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就出名了。后来的事情你都可以查到啦。”金抬起头来看向他,嘴角扯开一个相当阳光的弧度:“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已经见面了。接下来的任务就多多指教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慢慢地松开口袋里攥着的左手。

 

 

就像金清楚他的沉默其实是一种进攻一样,他们两个碰到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是表面上的单方面打压。金看起来长话短说地讲了分开的时间里的经历,实际上是用不完全的坦白杜绝了嘉德罗斯继续询问的任何可能。

 

 

嘉德罗斯直起身来,撑着脑袋嗤笑一声:“谁说要跟你谈这些了,渣渣?”

 

 

 

—TBC—










谢谢您看到这里

佛写这个了 爱丽丝因为缺乏勇气先搁置了。

继续试图摸爽文(。

评论
热度(24)

© 早上好,是十二月的第九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