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蟒太/奈安 称呼随意。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头像被常欢太太承包x.
@四宝

【嘉金】Rather Be(3)

是《看门狗1》设定的收尾人嘉金!

前篇

渣文 OOC 慎↓











 

 

 

“The Apostle”和“The Kingdom”作为C市的巨头,各方面而言都是显而易见的竞争对手。近日二者摩擦不断,新市长又与后者有着不难勾出的裙带关系,此时作为榜上有名的收尾人,Godrose和Gold收到“王国”的委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金在餐桌上一边听嘉德罗斯在对面不耐烦地跟他讲解,一边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努力分析。两人都不热衷于委托的因果,但在这类敏感时期,Gold和Godrose却都已经有了委托,去向可谓昭然若揭。

 

 

 

被各类目光聚集对于匿名执行任务的收尾人来说是件麻烦事儿。金咽下最后一口饭,对嘉德罗斯拍胸脯保证自己有偶然收集的关于“神使”心脏成员的资料,顺藤摸瓜,很快他们就可以开始动手了。

 

 

 

“不过我得去一趟附近的藏身所。”他看到嘉德罗斯的眉毛又有皱起的趋势,补充道:“不会很远的。”

 

 

 

 

嘉德罗斯跟着金穿过一条昏黑的宽巷,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各色居民楼在这一面都是清一色的水泥黑灰,逃生梯此起彼伏地从墙面生长出来,城市里的密林小道显得分外阴森。嘉德罗斯皱着眉跟随金拐过一个转角,最后一条能看见外面灿烂阳光的路也随之消失在眼前。

 

 

 

可能是觉察了身后的人不耐烦,金加快了脚步,最终把嘉德罗斯领到了目的地。

 

 

 

嘉德罗斯看着面前几乎和灰色墙面分不清的漆绿色铁门,堪堪扬起半边眉毛,语气捉摸不定:

 

 

 

“你就住这里?”

 

 

 

“只是其中一个据点啦,离这里最近。”金没在意他的表情,含糊其辞着。左右看看无人,拉开门把人领了进去。

 

 

 

门背后是一个十余平米的小库房,空间不大但五脏俱全地摆了些床桌柜椅,正如金所说,作为据点是够了。桌床相对,柜倚边角,没有浪费的空间,小屋里唯一的光源把方寸地照得明如白昼,桌上的电脑早在来的路上就被金远程开启,此时亮着屏幕欢迎两位客人。

 

 

 

嘉德罗斯一进来就径直坐到桌前,点了其中一个用户图标就开始输入密码,哒哒哒几下敲完键盘听到叮咚一声,金想上前阻止已经来不及。彼时一张明显是大合照中裁的画面已经作为桌面展现在两人面前,两个穿着校服的金毛神色各异地勾肩搭背,脸上还贴着OK绷,较高的那个眼神怎么看怎么嫌弃,矮的那个笑容灿烂,并且挂彩最多。

 

 

 

金手还没伸出去就尴尬地收回来,摸摸鼻子,悄悄瞟了一眼嘉德罗斯的神色。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桌面,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滞,鼠标经过图片里某人的笑脸,去点要用的图标。黑色界面一弹出来,就映出身后的人刚刚收回手呆蠢的表情,他掀了掀唇角,开始输入指令:

 

 

 

“你密码三年没换?”

 

 

 

在他身后的金自然透过屏幕反射看到了嘉德罗斯那个笑容,一脸无可奈何地坐在床上。

 

 

 

“懒得换。”他干巴巴地解释多一句:“反正保密性也挺强的。”

 

 

 

这理由自己都不相信。他瘫倒在床上。行吧,就算不怪他提出带嘉德罗斯来自己这里调查资料,也得怪自己没有提前改掉密码吧。

 

 

 

嘉德罗斯没有理会背后的人可能会有的心理纠结,他一路暴力解除金电脑上的秘密文件,搜索了一下与“神使”成员相关的资料,意外发现数目比所谓的“偶然查到”要多得多。

 

 

 

他挑挑眉,又搜索了一下“王国”成员的相关资料。

 

 

 

比预料的多。

 

 

 

他查这些干什么?

 

 

 

嘉德罗斯偏头向后瞥了一眼,却看到金发青年阖眼平稳地呼吸着,已经睡着了。他的一只手放在额头上挡住光线,阴影和眼下的乌青色混在一起。嘉德罗斯凑近了去看他淡色的发丝和眼睫覆下一片扇似的投影,忽然发觉对方的脸比起从前似乎要消瘦不少。

 

 

 

阔别三年,枪柄尚且被磨得更光滑,人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重逢后的相处模式太过熟悉,才让嘉德罗斯忽略了对方的变化这回事。

 

 

 

唯独现在一方没有了动作,而他又靠的这么近,才发现过去金身上的柑橘香沐浴露的味道被更淡的其他香味取代,硝烟的味道也更浓了些。他顿了顿,伸手要去捞那在灯光下虚软得似乎要消失的发丝,面前却忽地出现一片蓝色湖泊。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伸出去的手改成了拍他的脑袋,“快起来,渣渣。不然我就打你了。”

 

 

 

“你不是已经打了吗。”金疲乏地眨眨眼,几秒内立刻清醒过来,他坐起身抱歉地朝他笑笑:“不小心睡着了。”

 

 

 

他敏锐地发现对方的心情比起刚才似乎差了些,却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歪了歪头:“嘉德罗斯,你......”

 

 

 

对方却强硬地打断他的话:“资料找不到,你开一下。”

 

 

 

“啊?哦。”他下了床坐到电脑前打开隐藏的文件夹,心想嘉德罗斯是在懊恼自己破不开电脑上的解密才心情不好的吗,有够幼稚的。

 

 

 

“你笑什么。”

 

 

 

身后传来某人的声音,金赶紧收敛了表情,乖巧地让开屏幕。

 

 

 

嘉德罗斯奇怪地看了一眼拼命装乖的金,决定无视这个脑沟回清奇的家伙的思路,转而把目光放到屏幕上。

 

 

 

不出意料地,资料的数目比起他刚刚发现的,要少得多了。

 

 

 

“这么少?”他嗤笑一声。“我的资料可比你这个渣渣多多了。”

 

 

 

金在他背后,听到后半句白了他一眼:“你有你干嘛不早说?”

 

 

 

“渣渣胆子大了?别以为我没看见。”嘉德罗斯把资料连同附近几个文件夹全传到自己那里,威吓地压低声音。

 

 

 

金很给面子地闭上了嘴,默默看着嘉德罗斯的鼠标拖动了好几个不相关的文件夹,欲言又止还是保持了安静。

 

 

 

事毕后嘉德罗斯关了电脑,一伸手把电源拔掉,站起来朝外面走。

 

 

 

“渣渣跟上。”

 

 

 

“去哪?”

 

 

 

金关了门,加快几步和嘉德罗斯并肩而行。只是第二次走,嘉德罗斯已经熟门熟路,一路绕过好几个拐角,朝着外面光亮的街口走去。金望着对方沉默的金色眸瞳,又望望前方被阳光照得透亮的白色地板,询问道:“去你那?”

 

 

 

“......”

 

 

 

没有反驳就当是默认了。金饶有兴致地开始猜测对方的住所会是什么地方,直到被按着肩膀塞进一辆跑车里,嘉德罗斯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浇灭了他的热情。

 

 

 

“你还在查之前的事情?”

 

 

 

“......”金左思右想也不知道对方从哪个地方得出的判断,他挺直了腰,但还是陷在软座里,看起来就像心虚地向后靠了靠。而嘉德罗斯无视他的动作,看似专心地把着方向盘。

 

 

 

“......是啊。”过了好久,他抿了抿唇,垂下眼轻声回答。

 

 

 

话音刚落,车子忽然停了下来。他心下一惊,才发现是遇到了红灯。此时嘉德罗斯却突然松开了方向盘,朝他俯身凑过来。

 

 

 

金瞬间绷紧了神经向后缩了缩,心想这家伙不会要不分青红皂白地揍自己一顿吧。未曾想那只修长的手却越过了自己的身体,伸到背后去。

 

 

 

......这算是拥抱吗。金愣了一下,犹犹豫豫地也伸出了手——

 

 

 

嘉德罗斯的手很快地缩了回来,给他扣好了安全带。

 

 

 

抬眼看到金在半空中的手,很疑惑地投来一个眼神。大概内容是“渣渣又抽风了?”之类的。

 

 

 

“......”

 

 

 

金悻悻地缩回手去。













—TBC—



















听说嘉总生日...争取二更(ntm)

又跑回来说……总算把前情搞定了……不会弄没大纲所以之后就日常了

评论
热度(21)

© 早上好!!!是十月的第二十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