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瑞金】适时诡记

用爽文交党费和作文x. 忐忑。

 @All.King农业科学院 


总之 私设渣文ooc↓慎





【瑞金】适时诡记

 

 

1.

 

 

 

大抵是所有生物趋向类似,尤其人文浓厚之处生长的东西更为怪异。日本兴狐,中国龙生,北欧诸神,埃及夜咒......傻小子你听没听啊?

 

 

通识课上仰着脑袋睡得一塌糊涂的小吸血鬼蹦起来:“什么什么,下课了吗!”

 

 

“......”帮他补课的魔女小姐翻了个白眼,玉葱指狠狠戳他额头:“记不住这些,以后有你好受的。”

 

 

 

 

 

2.

 

 

 

啊,惨了。

 

 

小吸血鬼坐在高高的钟塔的窗口,两眼无神地回想着。

 

 

230年前的通识考试,我到底过了没有啊?

 

 

然后清晨的大本钟利落地敲了七下,把这个小吸血鬼震了下去。

 

 

 

 

 

3.

 

 

 

他注意到那个少年有一阵子了。

 

 

伦敦的街头有自由的空气,温和的太阳和天然舞台,弹着吉他的青年有深邃的蓝眼,背着画板的人递过来一道温柔的笑意。

 

 

他是其中一员,但是寡言少语,给得出去的只有缓缓播散开的音乐和轻轻的点头。他长得好看,面庞白净线条冷峻,沉静的紫眸不起一丝波澜,道谢只有颔首致意,街上的女孩的视线全被他钓着走。

 

 

周围的艺人自觉丢份,自他来开始就陆续搬迁,最后走了个干净。也就只有那个少年留了下来。

 

 

 

 

 

4.

 

 

 

那少年是一个清晨来到他面前的,橘色的卫衣在整个场景里让人眼前一亮,好像是专门为了传神,才把这点睛之笔安排到街景里。

 

 

他原本专注地弹着吉他,余光里一抹亮色却跳跃着越来越近,到他一曲终了,那少年也来到了他面前。一头金发灿烂明晰,笑得一对蓝湖漾开:“你唱歌真好听。”

 

 

他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本来从不打算搭话,无奈没见过这么热情直率的,眼见对方一直巴巴望着自己,才低声道:“格瑞。”

 

 

“格瑞!”少年弯起嘴角,一脸拿到圣诞礼物的表情:“你好,我叫金。”

 

 

他看起来准备要顺着问到名字这件事,一鼓作气问一大串其他的问题了——格瑞低头扫弦,阻止了这个发展。

 

 

金张了张口果然还是在音符飘散的时候闭嘴了,表情看起来有些失落,但却依然没有选择出声打搅他。他原地听了一会儿,打了个手势就离开了。

 

 

格瑞抬眼去看,少年架起了画板,一本正经地落下第一笔。

 

 

小画家。

 

 

他低头继续弹奏,心情微不可察地明朗起来。

 

 

 

 

 

5.

 

 

 

这真是不可思议。

 

 

小吸血鬼端详着银发的人。

 

 

人类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看的家伙。

 

 

——该不会不是人类吧?

 

 

他蹙起眉拼命思索,日本什么龙,埃及什么鸟,伦敦...伦敦是什么来着。

 

 

不管了,我还是去确定一下吧。

 

 

小吸血鬼眨眨眼坚定地想,只是好奇确认一下而已,没有故意要接近的意思。

 

 

一道黑色的影子展翼离开。清晨的大本钟敲了七下,没来得及把小吸血鬼震下去。

 

 

 

 

 

6.

 

 

 

不可思议。

 

 

俊美的青年一面弹着吉他,一面侧身去瞥那个专注地画画的少年。他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短袖,但看起来还是第一天碰到时那副热情洋溢的样子,表情是不变的明媚灿烂。他来的时间总是恰逢清晨,给人一种太阳因他拨云而现的错觉。

 

 

而此刻神奇的少年正忙于描绘坐在面前的白裙少女,全然没注意到模特儿的眼神流莺啼啭般尽数落在他身上,还不自知地偶尔笑着回答问话。

 

 

迟钝。

 

 

格瑞总结,无视了白裙女孩身边一直深情款款望着自己的女伴。

 

 

 

 

 

7.

 

 

 

温和的城市贪恋暖阳也依恋雨点,只是细密的雨丝对街上表演的人们不太友好。

 

 

格瑞背着琴到了避雨处的时候,回身发现金还在雨里打转。两个人视线对上,格瑞招了招手,少年连忙朝着救命稻草的方向跑来。

 

 

湿透了。格瑞盯着对方变得更加软塌的金发,伸手揉了揉。那几缕黏腻在额上的金发被揉开,水珠顺着鼻尖一路滚下去,让格瑞愣了一下,不自然地收回了手。

 

 

这动作有点唐突,好在对方似乎也不太在意。似乎是感到痒意,金抬起手指摸了摸鼻尖,再扯扯嘴角无可奈何:“画都湿了。”

 

 

格瑞顺着视线看去,果然看到白画纸上晕开一片红黄蓝绿,乍一看仿佛出自名家之笔的抽象画。

 

 

“没事。”他看得出对方不是很失落的样子,也只是象征性地拍拍肩膀安慰:“这样也很好看。”

 

 

“嗯嗯。”对方回答得也敷衍极了,蹲在雨幕前伸手去掀水帘。更多的水珠就顺着他的手腕滑下去,到手肘聚成一大滴沉甸甸坠下来。

 

 

 

 

 

8.

 

 

 

阴雨天天然地让吸血鬼觉得舒服,不过金还是更偏好阳光明媚的日子。

 

 

当然,除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忙乱地收拾一点点被染湿的画纸,四处寻找藏身处。

 

 

眼神在大街上转来转去,既是在找避雨处也是在找某道身影,回身猝不及防和一双紫眼对上视线,他得救似的飞奔过去。

 

 

对方好像对自己湿漉漉的样子有些看不下去,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那只手似乎因为雨水有些冰凉,但放在湿乎乎的脑袋上对比之下还是带着些暖意。金只觉得吸血鬼缓慢跳动的心脏有过速的风险,低下头去没话找话,抱怨起糊成一片的画来。

 

 

“没事。”格瑞的声音听起来不怎么遗憾,但不失柔和:“这样也很好看。”

 

 

小吸血鬼讷讷应声,蹲在地上去摸那些雨水,眼角余光一下下偷瞄银发的人。

 

 

下雨也挺好的。

 

 

 

 

 

9.

 

 

 

难得到了正午时分还没见小少年跑来和自己道别,格瑞背着琴主动去看了一眼。金在大太阳下蔫蔫地垂着脑袋,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格瑞想笑,尽管强烈的阳光也让他有轻微的不适。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能克服面无表情的习惯,成功勾起嘴角来,只好轻轻拍了拍蔫了的少年:“还好吗,金?”

 

 

“......唔?”对方抬起头来,蓝眸要闭不闭,嘤咛似的应了一声。“格瑞?”

 

 

他动作轻柔地拉着他站起来。“醒醒。我带你去吃午饭。”

 

 

 

 

 

10.

 

 

 

大本钟敲了第十二下的时候,小吸血鬼在咖啡店的卡座里吸溜喝了一大杯番茄汁,这才反应过来。

 

 

他对面的人老神在在地看着一本书:“饱了?”

 

 

“嗯...啊不对没有!”

 

 

这下格瑞总算抬起头来,神情奇怪地拧起了眉。他斟酌了一下措辞:

 

 

“......还没过恋血期?”

 

 

“谁说的。”500岁的小孩就应该过了好不好。金鼓起脸:“我已经765岁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吸血鬼的?”

 

 

“......因为我也是。”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伦敦是吸血鬼的驻地,因为这里阳光比较少。”末了补充一句:“这是常识。”

 

 

“亲王委托我出来寻找她满世界乱跑的弟弟,顺便带回去帮他补课。”

 

 

格瑞朝还在消化信息的呆滞小吸血鬼伸手,金硬是从他古井无波的语气里听出了愉悦。

 

 

“看起来应该是找到了。”

 

 

 

 

 

 

 

 

 

—END—

 

 

 

 

 

 

 

 

 

 

 

补课顺便谈恋爱打啵呗_(:з」∠)_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