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八月十五了!你好我是蟒太

这里奈安。很荣幸您愿意认识我
梦想(?)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请多多指教呀。

【嘉金】Rather Be(4)

是《看门狗1》设定的收尾人嘉金!

前篇

渣文 OOC 慎↓
















清晨的城市里总是很慵懒,但也不尽然。处在城郊要道的汽车旅馆总是早早就有引擎发动的声音,金在梦里和好几百个人玩竞速,眼看快要被旁边的车子撞上,他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盘,旋即一阵天旋地转。

 

 

 

“醒醒。”

 

 

 

很不耐烦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嘉德罗斯当了交警来给自己贴条了。金和沉重的眼皮抗争了片刻,睁开眼睛。

 

 

 

屋子比自己熟悉的藏身所宽敞得多,陈设也有些陌生,头顶暖黄色的灯光已经被人打开了,金被这光刺激得又揉了揉眼,这才看到嘉德罗斯坐在一旁不耐烦地看着自己。他的脸上似乎被什么东西蹭红了一片,使得他恼怒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滑稽。

 

 

 

金因为这个画面精神了不少,他忍了一下,没做什么抗争地笑出了声。

 

 

 

“早上好啊,嘉德罗斯——嘶,你到底要干嘛!”

 

 

 

嘉德罗斯一听出他问安里那点轻轻的笑音,眉头就跳了跳,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抓着被子的边角用力一拉,把裹在里面的人抖了出来。金猝不及防地被位移了这么一下,脑袋险险碰到墙角,他赶紧坐起身来,顺便瞪了嘉德罗斯一眼。这下是彻底精神了。

 

 

 

被子被揉成一团扔到边角,嘉德罗斯见金还有胆子瞪自己,几乎被气笑:“不知道是哪个渣渣半夜把被子全部卷走,还说梦话打到我的脸,现在还敢问我要干嘛?”

 

 

 

“我可没有......”金据理力争,抬眼看到嘉德罗斯脸上难以忽视的红印又降低了音量,心虚地别开视线。说起来他睡觉不老实这个习惯可算是有很长时间没有捡起来了,往前回溯估计也就上学时偶尔和人挤一张床的室友知道——当然,现在室友本人就在面前呢,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谋杀犯一样。

 

 

 

好在嘉德罗斯没有计较太久就起身去洗漱了,金揉揉太阳穴,坐到床沿边伸了个懒腰。房间里的大部分陈设是浅褐色的木质,和暖黄色灯光倒是相得益彰。隔音效果并不出色的门外还在传来引擎声,金没怎么动耳朵就猜测得到是楼下停车场一大早要出发的货车。

 

 

 

比起金在沃克街区的藏身所,嘉德罗斯直接财大气粗地长期订下了这里的房间。比起市内和城郊的贫民区都要便利也容易隐匿,金实在佩服嘉德罗斯这个选址,当然,主要在于嘉德罗斯的财力输出。

 

 

 

金抓了抓有些蓬乱的金发站起身来朝盥洗室走去,嘉德罗斯和他擦身而过,拿了桌上托盘里的玻璃杯,给自己倒了半杯水,靠在门边看他刷牙。

 

 

 

金受不住这无声的催促,吐掉嘴里的白沫,问:“今天有什么事要做吗?”

 

 

 

“当然有。”嘉德罗斯指了指自己的嘴角:“你一天就能把‘神使’心脏成员全部解决?”

 

 

 

金不理会嘉德罗斯的提示,慢条斯理地漱完口,才取了干净的毛巾擦掉嘴角的白沫。趁这期间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昨天晚上整理的信息,问:“那我们是从最近的下手?”

 

 

 

嘉德罗斯把玻璃杯里的剩下一点水倒进洗手盆:“你要先从最远的开始我也没意见。”

 

 

 

“至少给我留一口吧,嘿?”

 

 

 

“自己倒。”

 

 

 

金伸手拿杯子,嘉德罗斯举高了手,碍于那点明明可有可无、但存在感却在这时候无限放大的身高差,金没能来得及够着。嘉德罗斯勾着嘴角,正大光明报复他早上的睡拳,金不想踮脚,就切了声幼稚,绕开他出了客厅。

 

 

 

“......另一个杯子呢?”

 

 

 

“谁说我帮你准备了?”

 

 

 

“......”

 

 

 

一大清早,C市最出名的两位收尾人似乎就打算在旅馆里开始一场热身切磋。

 

 

 

好在时针不紧不慢地挪了一小格之后,二楼的小房间没有任何要传出乒乒乓乓声响的迹象,取而代之地,总算有两个穿风衣的年轻人拉开门走了出来。

 

 

 

走廊的一侧全是房间,另一侧则是半包围小型停车场的阳台,围栏上花坛一串接着一串,三两的人在聊天,也有朝这两个英俊的青年投来目光的,嘉德罗斯径直无视地走过他们身边,金跟了上去。

 

 

 

对于被看到脸这回事,两位杀手都是有恃无恐。毕竟,他们已经骇入了整座城市的网路,没有监控器可以在他们的位置留下马赛克之外的影像。取而代之地——金打开手机,走廊上在场几人的资料立刻一一呈现出来:无业游民、律师、实习护士之类。

 

 

 

金简单扫了一眼他们的职业和基础信息就按掉屏幕,跟上了嘉德罗斯。金发青年没有回头,但很清楚他刚刚在干什么,嗤笑了一声。

 

 

 

“我的地盘上没有条子。”

 

 

 

金耸耸肩:“谁知道,何况现在也不只有条子麻烦。小心为上更好不是么。”

 

 

 

他们两个在停车场取了车,朝目的地开去。掌管方向盘的一如既往是嘉德罗斯,两人对金的方向感不好恭维这事儿心照不宣,更不必说要在C市各种大同小异的购物广场找到目标的那一个。嘉德罗斯甚至要求(尽管听起来更像命令)金在这段跟他行动的时间内,都必须乖乖呆在他的副驾上,金不得不同意了——他得照顾一下搭档对于自己曾经把一队人载到距离任务点数公里的山顶的心理阴影。

 

 

 

闲在副座的金再次打开了手机,一霎时道路两旁和马路上所有被监控器扫描到的路人们的个人资料都刷刷刷冒出来,他无视掉这些内容,滑屏调出了目标地点的坐标。毕竟是大型家族的领头羊,要查到他们的资料可没那么容易,饶是嘉德罗斯和金,也不得不从下层成员开始。

 

 

 

所幸他们的行踪不难找。十来分钟后,两人顺利到达了这个有着菱形几何标志物的广场。

 

 

 

嘉德罗斯熄了火,两人坐在车上等待目标人物出现。金摸了摸昨晚到现在粒米未进的肚子,感慨:“嘉德罗斯你不饿么。”

 

 

 

嘉德罗斯看都没看他一眼:“广场边上就有便利店。”

 

 

 

“真的吗?”金坐直了身体,又迟疑片刻:“......你确定好找?”

 

 

 

“一眼就看得到。对一般人来说。”

 

 

 

“......”金又靠回椅背上。左右也没有饿到忍不下去的地步,还是先办完事再说好了。他在屏幕上百无聊赖地划来划去,骇进了对面街边停着的车子,玩心大起地让转向灯闪闪烁烁,所幸大白天不太明显,没人注意到这诡异的一幕。

 

 

 

嗒嗒嘀嗒嗒.......

 

 

 

G、O......

 

 

 

嘉德罗斯原本望着广场的方向,余光注意到什么东西一闪一闪,便转头注视着金折腾的那辆车,片刻之后抬手在搭档毛茸茸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

 

 

 

“你在骂我?”

 

 

 

金缩了缩脖子,坚持把foolish的最后两个字母闪完,才朝心满意足地按掉屏幕:“我压根没出声,你是不是找茬?”

 

 

 

实在是幼稚得不行。

 

 

 

嘉德罗斯懒得接他的话,身体力行地再给了一个爆栗,受害者嗷嗷直叫:“嘉德罗斯,你适可而止,老是对我聪明的头脑下狠手,会打到智商倒退的!”

 

 

 

“我看也没什么倒退的余地。”

 

 

 

两人似乎又要开始一天中的第二次预备冲突,不过这回倒是嘉德罗斯先熄了火,起因是两人搁在车前的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他伸手按掉,打开车门跨出去:“活来了,渣渣。”

 

 

 

金还卡在要炸不炸的点,跟在他旁边好不容易才把一句骂语咽下去,到处望广场上三两的行人。并非周末的广场上人还算稀少,金很容易就发现目标已经停了车走来。嘉德罗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优哉游哉地通过监控摄像头骇进对方的手机。

 

 

 

金坐在嘉德罗斯旁边草草看了一眼。没什么意外的话,本来骇进对方手机获取通讯记录实在动用不上两个人。他翻开嘉德罗斯发过来的几条通话录音,点开最近的一条,耳机里立刻传出了沙沙声,杂音像是潮水一样一波接着一波。

 

 

 

听起来像是在海边,金想,接着听下去。

 

 

 

【我受不了了。他们为什么让我看守这要命的东西?!】

【冷静点,别轻举妄动,不然上面的不会放过你的,搞不好还会牵连我们。】

【可是谁来关心一下我?!如果我看到条子出现在附近,我发誓,我会立刻引爆它们。】

【别傻了,那样你也会死的。还是想点其他主意打发时间吧,‘布莱恩的好狗’。】

 

 

 

录音戛然而止。金愣了一下,又重新打开,逐字逐句听了一遍。

 

 

 

嘉德罗斯已经收到了所有的通讯记录,顺便在原机上安装了跟踪讯号,抬起头就看到金专注地听着什么的样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有线索?”

 

 

 

“不知道算不算。”金伸手在嘉德罗斯的屏幕上点了几下,调出刚刚自己听的录音。

 

 

 

嘉德罗斯从耳机里传来嘈杂的沙沙声开始就皱起了眉,对话不算太长,他还未听完最后一句就按掉。看向金,后者已经开始搜寻通话者IP:“军火?”

 

 

 

“大概。”

 

 

 

金把搜寻结果发到嘉德罗斯那里,他们驱车前往目标地点,金在副驾座上,皱着眉把最近两天内的录音一个个戳开来听,再没有听到其他有用的线索,无可奈何地瘫倒在座椅背上。

 

 

 

军火交易的空子最难钻,第一条线索就是这个,实在有些出师不利。

 

 

 

“愁什么。”嘉德罗斯停车的时候道:“跟我一起有什么完成不了的任务么?”

 

 

 

“我一点都不担心任务完成不了。”金想叹气:“只不过嫌麻烦罢了。”

 

 

 

临近码头的仓库前,闲人免进的牌子立在路中央,尽管有许多好奇的路人经过时朝门内看几眼,但碍于铁门旁的持枪士兵,并没有人敢靠近限定范围一步。在所有能直接进入的地方都有人流真空,肉眼可见的守卫森严。

 

 

 

金站在墙边,装作好奇的样子朝里面望,找到一个视角较广的摄像头骇进去,低声报出数据:

 

 

 

“四个门口各两个,中庭巡逻五个,库房门三个......看起来人手还在调派中,没有想象的多啊。”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这么少?”

 

 

 

“是啊。”金有了点侥幸心理:“小心点的话应该不会引起骚动,把库房里的人员扫描一遍应该就能拿到资料——嘉德罗斯?”

 

 

 

金发青年起身朝门边走去,小巧的伯莱塔已经在他的口袋里闪出了银光。

 

 

 

他利落地翻进了守门亭,里面的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就被他按到地上。而觉察了这一细微动静,附近好几个守卫同时望了过来。

 

 

 

......

 

 

 

金:MMP

 

 



—TBC—








金:搭档不搞事不舒服 嗨呀好气呀







啊   写不出想写的东西枕湿难受【低落】


评论(1)

热度(27)